作为白酒行业今年上半年唯一亏损的上市公司,皇台酒业正在寻求新的转型。该公司自7月底开始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近日,在公司对外披露的公告中显示,拟剥离白酒业务资产,增资标的资产属教育行业,主营业务为幼儿园课程开发与运营。自上市以来,皇台酒业已经先后三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除此之外,皇台酒业还面临着不少“麻烦”,包括官司缠身、多名高管辞职、股东内斗等问题。

  剥离白酒主业拟“转战”幼教行业

  在白酒行业集体回暖,上市公司业绩回升的行业背景下,皇台酒业剥离白酒业务的举动看起来颇有些另类。皇台酒业日前发布公告披露重大资产重组基本情况称,公司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中,公司控股股东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拟以现金方式购买公司拟剥离的与白酒业务相关的资产;对外投资的交易方式为公司以现金方式对标的公司进行增资,对外投资的标的资产属于教育行业,主营业务为幼儿园课程开发与运营。

  “皇台酒业涉足幼教领域,属于跨行业经营,存在一定的风险。在缺乏相关技术与管理运营经验,短时间内很难成功。另外,皇台酒业自身主业经营管理存在问题。在亏损的情况下,未来开拓新业务的资金从哪里来也是一个问题。”有业内人士认为。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身陷困境的皇台酒业第一次试图进行转型了。2015年,皇台酒业出资1000万元设立了新疆安格瑞番茄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安格瑞”),主营业务为番茄产业投资和番茄酱制造。2015年,该公司实现番茄酱销售收入1108万元,占公司主营收入的10.61%,净利润为28万元。2016年,实现番茄制品销售收入1.05亿元,占公司主营收入的比重增加到58.85%,但毛利率却跌至了1.74%,净利润亏损1122万元。在这一情况下,随后,皇台酒业将新疆安格瑞股权全部卖出,转让总价款仅为31.87万元。

  资料显示,*ST皇台在2002年和2003年连续两年分别亏损了1190万元和1.16亿元;2007年和2008年连续两年分别亏损了5083万元和5881万元;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两年分别亏损了2930万元和3929万元。2015年则实现净利润634万元,2001年至2015年,*ST皇台曾先后三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16年皇台酒业业绩持续亏损,如果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的净资产或净利润为负值,皇台酒业将再次被实施*ST特别处理。

  白类上市公司唯一亏损企业

  皇台酒业剥离白酒主业,实属不得已而为之。今年上半年,白酒行业集体回暖,白酒类上市公司普遍出现了上升,而在行业的半年报中,皇台酒业交出的答卷却分外刺眼。

  公司半年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皇台酒业实现营业收入3811万元,同比下滑39.6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462.54万元,同比下降190.97%。亏损金额较上年同期进一步扩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则由2016年末的4493万元下降至-969万元。

  “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和管理层更迭,公司产品市场受到冲击,高端产品的价格调整,中低端产品的竞争加剧,销售难度加大,销售规模急剧萎缩,形成营运资金紧张、债务逾期,加上股民诉讼败诉计提预计负债的情形,公司2017上半年度亏损5462.54万元,净资产-969.29万元,公司偿债能力薄弱。”对于这样的境况,皇台酒业在财报中坦言。

  相比之下,中泰证券研究显示,上半年19家白酒类上市公司中,除皇台酒业外全部实现盈利,其中16家净利润同比出现增长。白酒板块实现收入825.40亿元,同比增长20.72%,实现净利润251.64亿元,同比增长25.29%。行业的毛利率继续上升。上半年白酒板块毛利率为71.69%,同比提高1.81%,期间费用率为18.71%,同比下降0.71%。上半年白酒板块预收款为310.8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38.67%,其中贵州茅台预收款为177.80亿元,同比增长54.86%。上半年19家白酒公司中有13家预收款实现正增长,且普遍同比增速在20%以上,

  皇台酒业在半年报称,报告期内,经营层面,公司酒类业务市场份额不断被压缩,销售难度大,销售回款困难、营运资金紧张、债务逾期,加上股民诉讼败诉计提预计负债的情形,公司偿债能力薄弱。受制于公司经营规模,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持续为负、银行借款全部逾期、流动负债远大于流动资产,净资产为负,公司自我偿债能力薄弱。同时外部融资失信严重,贷款银行和供应商不断通过诉讼手段催收债权。公司过大的资金缺口和高额利息费用负担而存在财务风险。

  诉讼缠身高管频频变动

  除了主业不振、转型频频失利之外,皇台酒业还面临诉讼缠身、高管频繁变动、股东内斗不止的困境。此前8月1日,皇台酒业公告,收到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10名自然人投资者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的民事判决书,法院判决公司赔偿原告损失2293万元。据初步统计,皇台酒业自2013年至2017年4月,所涉法律诉讼共计24起。

  8月8日,皇台酒业发布公告显示,该公司董事会于8月7日收到独立董事于凇琳邮寄的书面辞职报告。于凇琳作为执业律师,因自身工作任务繁重,自愿辞去公司独立董事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任职。而在此之前的7月28日,公司接连发布了董事、总经理付耶成和股东监事刘锐的辞职公告。初步统计显示,上半年皇台酒业发布的人事变动类公告逾20次,其中关于核心高管辞职类公告已达6次。

  企业运营本已如此艰难,然而皇台酒业内部股东内斗不止。2015年8月,*ST皇台宣布一项33.6亿元的定向增发,此后股票连续两日涨停,然而这份预案遭到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的坚决反对。2015年11月5日,*ST皇台召开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符合非公开发行股票条件的议案》。2016年1月5日,*ST皇台宣布收到民事起诉状,北京皇台商贸以公司董事会秘书未参加本次临时股东大会为由,要求撤销公司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作出的决议。7月1日,公司收到了一审判决书,判令撤销被告*ST皇台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作出的决议。

  资料显示,最初*ST皇台的控股股东为甘肃皇台酿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其100%股权为武威市凉州区国有资产管理局持有;自2001年起,公司的控股股东就变成了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皇台”),北京皇台为皇台集团的控股子公司。其后,经过此前一系列的股权变动,2007年北京鼎泰亨通有限公司成为皇台酒业第一大股东,原第一大股东国有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成为第二大股东。2010年2月,皇台酒业股权结构再次发生变化。皇台酒业原第一大股东北京鼎泰亨通有限公司,与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厚丰投资”)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厚丰投资受让19.6%的股权(3477万股)成为皇台酒业新的第一大股东。截至目前,厚丰投资持有上市公司19.60%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北京皇台商贸则持有上市公司13.90%的股权,紧随其后。在厚丰投资成为*ST皇台的控股股东后,大股东与二股东之间冲突不断。尤其是进入2015年下半年,北京皇台、皇台酿造便曾连续起诉上市公司。与此同时,*ST皇台的多项议案,更是遭到北京皇台方面的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