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二十五章 短兵相接(上) 更多>>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二十五章 短兵相接(上)

    时间:2018-01-14 冯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却发现女儿并没有去上班,「玉倩,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照顾你呀,那个班儿还不是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了。」
      「那怎么行,就算是给你爷爷做秘书,也不能全不当回事儿,怎么也得注意点儿影响啊。」
      「还注意影响呢,昨晚您穿着这身儿衣服在酒吧里喝的醉醺醺的,」玉倩把沖好的咖啡递给母亲,「咱俩谁的影响不好啊?」
      「嗨,你这孩子说话这么没大没小的。」冯洁轻轻打了一下儿已经被自己惯坏了的女儿。
      「妈,您昨晚最后跟我说的那些话不是当真的吧?」
      「什么话?」
      「就是那些要出去找男人的话,你说…」玉倩把母亲的「淫贱宣言」一字不差的重複了一边。
      「那…那当然不是真的了,」冯洁被这么直截了当的一问,脸都红了,「那是喝醉后的气话,不能算数儿的。再说,你爸爸虽然有错儿,但总体上来说,还是很顾我的,而且也不能全怪他,他那种身份的男人,偶尔的逢场作戏是不可避免的。」
      「妈,」玉倩拉住了母亲的手,「您说,以后我的丈夫会不会也像爸爸这样呢?」
      「呵呵,我的小丫头长大了,开始想男人了。」
      「这叫什么话啊?」女孩儿羞怯的推了母亲一把。
      「唉,说真的,咱们这种家庭的女人,看似金枝玉叶儿高高在上,谁又能了解咱们的苦衷呢。找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他能老老实实的守你一辈子,他也不敢胡闹,可咱们又觉得亏;一旦找了个门当户对,再有点儿本事的,只要他最看重的是你,有些事该装糊涂就要装糊涂。你爸他以前还不错,从来不在外面过夜,多晚都回家,最近有点儿过分了。」
      「要不要我找爸爸谈谈?」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儿,不管怎么说,玉倩都还是站在母亲一边的。
      「不用不用,我们的事我会处理的。你看,说着说着就又转回到我身上了,前两天你跟我说过的那个男孩儿…」
      「什么男孩儿,是男人,正经的男人。」
      「好好好,男人,怎么样,是认真的吗?」
      「是。」一提起侯龙涛,玉倩立马儿想起了和他雨水交欢时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不禁羞答答的底下了头。
      「呦呦呦,干嘛啊?」冯洁快被女儿的样子逗死了,「脸都红了,有多认真啊?」
      「特别认真,最认真的那种。」
      「是吗?那好,改天请他到家里吃饭吧,叫上你舅爷,让他和你爷爷奶奶帮你把把关,我也得见见是什么样儿的靓仔能把我的宝贝女儿勾住。」
      「不要了吧,我怕会吓着他。」
      「什么呀,这就被吓住,这么点儿胆子,怎么做我女婿?」
      「好吧好吧,我来安排就是了。」玉倩不再反对了,反正迟早要过这关的,而且她对自己选中的男人还是有一定的信心…
      一个星期之后,王刚和宝丁的任命就下来了,虽说是有「最高指示」,但也不能太明显,两个人的升职理由还是比较充分的。
      王刚已经干了几十年警察,多多少少立过点儿功,再加上刬除「德外四虎」时的优异表现,被任命为北京市公安局十一处,也就是技术侦察处的处长。
      宝丁资历虽浅,但有突出的立功表现,被破格提拔成北京市公安局十三处,也就是治安处的副处长。
      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他们也是不会放弃苦心经营的「根据地」的,他们原先任职的派出所儿的所长都是由他们推荐的人来担任的。
      由于宝丁和王刚都是「上面」派来的人,他们在新的岗位上很快就和上下级的同事们搞好了关係…
      「东星」跟「霸王龙」的合作关係已经保持了一个月,该是清点的时候了,「东星」这边的帐都是侯龙涛让任婧瑶做的,总共隐瞒了四成儿的盈利,根据双方最初的协定,本着利润均分的原则,他得到了「霸王龙」盈利的百分之五十,而「霸王龙」实际上却只得到了「东星」名下服务性行业盈利的三成儿。
      问题在于,在侯龙涛的授意下,任婧瑶并没有把假账做的无懈可击,相反的还故意留下了几处比较明显的破绽,当然了,「明显」也是相对而言的,如果不是专业人员,是瞧不出什么问题的…
      方杰回到日本后,立刻给如云来了一封信,说是因为行程仓促,上次回国并没有把大伯的身后事都办妥当,自己的其他家人又都已经移民日本了,为一些小事儿回北京一趟也不值得,希望她能帮帮忙。
      在这件事上,虽然如云从方杰经不起推敲的借口上就能看出对方另有目的,但她还是不能袖手旁观,她确实也想为方伯伯做点儿事儿,而且她也想弄清楚前夫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如果光是想再追求自己,不仅不合情不合理,也绝没有理由等到现在。
      如云现在对自己的感情是很明了的,她早就不爱方杰了,连恨都已经不恨他了,自己心里没鬼,在告诉了侯龙涛之后,她在回信中除了答应对方的请求外,还附上了自己的电子邮件地址,这样联络会方便很多。
      最初的几封邮件,方杰还都是在说关于老人的事,如云也很有礼貌的回了,后来有一次,他再提想要破镜重圆,被如云很坚定的否决了。
      自那以后,方杰只在邮件中说一些自己这些年是如何在日本奋斗的事情,问一问还有没有以前同窗的消息一类的琐事,两人算是基本上恢复到了没有深交的普通朋友关係…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这一段儿,虽然侯龙涛和玉倩打得火热,但一直也没有提见家长的事儿,女孩儿还是觉得有点儿太快了,怕把如意郎君吓到。
      因为冯云的存在,两人经常是在饭店幽会,但还是无法避免和那只母老虎碰面,每次双方在表面上还都过得去,实际上各自心里也明白,还是打骨子里不对付,偶尔趁玉倩不注意,他们还是会冷言冷语的对上两句…
      这天晚上,侯龙涛和他的兄弟们聚在了「东星初升」,他前两天刚刚让人把上个月的账给「霸王龙」送去了,「都準备好了吗?」
      「三十人,我已经让他们去JJ了,五十个保安也已经进城了,只要需要,十分钟之内就能赶到,王刚和丁哥那头儿我也打了招呼。」
      「好,咱们就做齣好戏给他们看看。」侯龙涛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哼哼,好一个月黑之夜。」
      一群人驱车来到位于新街口儿的JJ迪厅,这里可是北京最早、规模最大的几家迪厅之一,五彩的灯光闪烁,俊男靓女,人头攒动。
      舞池正中央有个领舞台,三个身着亮银色小胸衣、亮银色超短裙、亮银色小内裤、亮银色高跟长筒靴的长髮美女正在上面扭来扭去,引得台下发出阵阵高声尖叫和口哨儿声。
      侯龙涛平时是不进迪厅的,震耳欲聋的「噪音」不光闹心,还让他头疼,在他眼里,那些蹦迪的就跟群魔乱舞没什么本质区别。
      七兄弟外加麻子和罈子,在舞池边找了半圈沙发坐下,还没来得及要东西,一个一身皮装的高个儿女郎就带着两个看场子的大汉走了过来,「怎么今天东星的几位大哥这么有空儿,到我们的小场子来照顾生意?」
      「哼哼,」侯龙涛斜眼儿看了看美丽的小太妹,「凤姐的话太见外了吧,咱们现在是一家人,账都一起算的,还分什么彼此,捧你的场,不就是捧我们自己的场了。」
      「那好啊,太子哥随便了。」
      「别走啊,」侯龙涛一把拉住了想要离开的司徒清影,「不陪陪我吗?」
      「怎么陪法儿?」
      「你要是愿意在床上陪,那最好不过了。」
      「好啊,」美娇娃一扬秀眉,「让我上床也不难,跟我拼酒,喝趴下了我,今晚就任你为所欲为。」
      「小凤姐。」
      「小凤姐。」司徒清影的两个手下都有意上来劝阻。
      「干什么啊?」麻子和罈子往两人面前一戳,「大哥们打赌喝酒联络感情,轮不到咱们说话。」
      「去吧,」司徒清影坐了下来,挥了挥手,「你们两个去拿酒,我陪太子哥玩玩儿。」
      在那两个人离去后,侯龙涛偷偷拉住了美人的玉手,用力握了握。
      司徒清影还他娇媚的一笑,「包房里有摄像机,就藏在那幅油画儿后面。」
      「那可要委屈你了。」
      「没关係,你上次说的那个东西带来了吗?」
      「在我这儿呢。」文龙从兜儿里的一个小红盒子里取出一片儿绿叶子,这和他上次去秦皇岛前,侯龙涛给他的叶子是一样的。
      「怎么用?」
      「往舌头上一放就行。」
      「嗯。」司徒清影张开小嘴儿,把叶子按在了娇嫩的舌面上,叶子边缘上有分叉儿,一碰到舌头,那些分叉儿就像爪子一样,把嫩肉抠住了,不用力拉是掉不下来的。
      「清影,咱们也不能显得太寒碜了,」回来的不是刚才那两个手下,而是「九龙一凤」中的两个,可能是看场子的人向他们报信儿了,「东星的兄弟们想喝,怎么也得去包房啊。」
      「三哥,七哥。」司徒清影站了起来。
      「好说,那咱们也就别客气了。」大胖带头儿走了出去。到了包房,中间的矮桌儿上已经摆了五瓶儿Hennessy V.S.O.P,还有五瓶儿精装二锅头。
      「想怎么拼啊?」「龙七」往沙发上一坐,取出好几个空的宽肚儿酒杯。
      「拿这么多杯子干什么?只有我和这小骚屄喝。」
      「太子,你丫鼻子底下长的是个屁眼儿啊?这么臭。」
      「没事儿,三哥,让他过过嘴瘾。」司徒清影一抡胳膊,「叮勒噹啷」一阵乱响,多余的酒杯都被她扫落到地上了,她盯着侯龙涛,「姓侯的,一会儿要是你先趴下,我要把你扒光了,扔到那个领舞台上。」
      「肏,」侯龙涛一撇嘴,「那就看咱们谁先动不了吧。」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好,喝土的,还是喝洋的?」
      「哼,」侯龙涛拿过杯子,先倒了半杯V.S.O.P,又兑了半杯二锅头,「咱们土的洋的一起来。」
      「龙三」向弟弟使了个眼色,「龙七」会意的走了出去,他回到办公室,立刻给「霸王龙」拨了个电话,把情况说了说,「乾爹,我看东星的这帮小子今天就是来找碴儿的,咱们还没找他们,他们倒先来了,您要不要过来一下儿?」
      「我现在正在见几位重要的客人,一时半会儿还抽不出身,你先召集人吧,随机应变,我完了事儿就会过去的。」
      「要是动起手儿来怎么掌握尺度?」
      「那群小子不是街边儿的小痞子,随随便便的就打发了是不行的,而且是在咱们的场子里,出了大事儿很麻烦的,如果他们不动家伙,你们也不要。」
      「我明白了。」「龙七」放下这头儿的电话,又给他的几个兄弟打了,让他们招集手下过来。
      他办妥这些事儿之后就回到了包房,一进屋儿就吓一跳,十瓶儿酒已经下去了六瓶儿,正在死拼的两个人都是醉眼惺忪,还要互相狂灌,女的满面通红,男的却是脸色煞白,边儿上的人都看傻了。
      侯龙涛一扬脖儿,又把一杯酒灌进了嘴里,在口中含了几秒,「咕咚」一声嚥了下去。
      他把酒杯「砰」的砸在桌儿上,「该…该你了。」
      「呼…呼…」司徒清影喘着粗气,抄起个杯子,不过只喝下了半杯,喉咙处开始向上一返一返的,还用手摀住了嘴巴。
      「哈哈哈…」侯龙涛一阵大笑,「臭娘们儿,去吐啊,咱们没说不许吐,我让你去吐,吐完再来!」
      「去你…」女人还没骂完就猛的站了起来,向门口儿冲去,结果脚下一个踉跄,单膝跪在了地上。
      她的两个哥哥赶忙上去把她扶了起来,搀着她离开了包房,「你丫…你丫等我回来!」她出门儿之前还不忘叫阵。
      过了一分多钟,侯龙涛和兄弟们出来抽根儿烟儿、透透气,他的脚下也是打晃儿的厉害。
      刚一出包房,正好看到刚才领舞台上的一个小妞儿迎面走来,她瞧了这群人一眼,一扬头儿,好像很傲气的样子。
      「喂,」侯龙涛一把揪住了那妞儿的胳膊,「去哪儿啊?这么急。」
      「你干什么?」女人一甩手,却没有甩开,但脸上没有一点儿害怕的表情,大概是知道大场子有人罩,有恃无恐。
      「陪我进房喝两杯,再让老子用你解解酒。」
      「你有病吧?敢在这儿闹事儿,你知道这是谁的场子吗?放开我!」
      「你妈的!」侯龙涛突然揪住了女孩儿的长髮,向着屋里就拽。
      文龙也搭了把手儿,两秒钟就把小妞儿弄进了包房,然后他就转身出去了,却没撞门,只是轻轻的带上了。
      「你疯了!?干什么!?」女孩儿抓着男人的手腕儿,想要挣脱。
      「我干你个老祖母!」侯龙涛照着领舞小姐的小腹上就是一拳,紧接着一扬手,把她掼到了沙发上,走过去一脚踩在她的头侧,「出来做就得被人玩儿,装他妈什么纯?」
      「不……不……」女孩儿双手捂着小肚子,蜷身侧躺在沙发上,一脸痛苦,「我…我不是…不是出来做的,你别乱来,我…我是小凤姐的人…」
      「小凤姐?小凤姐,你奶奶的,」侯龙涛用左手揪住女孩儿的头髮,把她的头拉了起来,「还你妈敢用那个臭屄来压我!?我还就喜欢搞女同性恋,老子今儿是玩儿定你了。」他说着话,就已经把右手伸进了女人的超短裙里,先是在她的屁股上揉捏了几下儿,又用手指隔着内裤按在她的阴户上,用力的抠抓。
      「啊!不…不要…救命啊…」女孩儿看样子是真的怕了,脸上出现了惊恐的神情,两条白嫩嫩的长腿狂蹬着,双臂胡乱的挥舞,想要用指甲去挠正在施暴的「野兽」。
      「你妈了屄的!」侯龙涛抡圆了胳膊,照着女孩儿娇美的右脸颊上就是一个大嘴巴,然后又把手掌举回空中不动了。
      小姑娘被打的趴在沙发上,但她不打算就此放弃抗争,又把上身抬了起来,準备「接战拒敌」,可立刻又被一巴掌扇倒了。
      如此反覆了四、五次,小美人儿的脸颊已经麻木了,高高的肿了起来,她只觉得头晕脑胀,眼前金星儿乱冒,就好像要死了一样,眼泪好似开了闸门般,一流起来就停不住了,「别…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随便…随便你怎…怎么样…」
      侯龙涛又把她揪起来抽了两下儿,「哼,贱货,我东星太子肯玩儿你,是你的荣幸。」
      他的双膝都跪到了沙发上,屁股撅了起来,两手捏住女孩儿的奶子,大力的揉动,嘴巴压住了她的檀口。
      就在包房里「Happy」的时候,外面却来了个杀风景的。
      司徒清影「吐」完后,和两个哥哥回来了,却看到一帮人都站在外面抽烟,「你们……你们干嘛都在外面?」
      「嘿嘿,」刘南一脸淫笑的看着对方,「老四在里面玩儿姑娘,我们当然是在这儿帮他把门儿了。」
      「玩儿姑娘?玩儿什么姑娘?」
      「你着急了?不用,只要那个领舞的小妞儿没什么少女十八招儿的绝活儿,一会儿就能轮到你。」
      出乎意料,司徒清影并没有对刘南侮辱自己的话进行反击,而是猛的冲进了包房,其他人都没来得及拦。
      司徒清影一进屋儿,一眼就看到侯龙涛撅在沙发上,正把领舞女孩儿的内裤往下扒呢,「侯龙涛,我宰了你!」她一脚就踹在了男人的屁股上,把他从女孩儿身上踢了下来,然后就朝他扑了过去。
      「你妈的!」侯龙涛转过身来,反手扇在了女人的脸上。
      司徒清影本来就醉的差不多了,下盘不稳,挨了这一下儿,向后退了两步,一头栽倒在沙发上,这一躺下,身体就此变得软绵绵的,爬也爬不起来了。
      剩下的人也冲了进来,叫骂着互相推搡,那个险些被强姦的领舞小姐也就趁乱逃了出去。
      「妈的,把这俩傻屄弄出去,别他妈在这儿碍我事儿。」侯龙涛站了起来,晃晃蕩蕩的走到司徒清影的身前,压上去就亲。
      「东星」的八个人很快就把「霸王龙」的两个乾儿子给撷趴下了,将他们从屋儿里提拉了出去。
      侯龙涛这边儿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享用那个醉美人儿了,他一拉司徒清影的胳膊,将她拽到了沙发的正中央,给她摆了个跪姿,让她的脑袋扎在靠背儿与坐垫儿的交叉处,屁股高高撅着,正对挂在墙上的一幅西方人物画儿。
      侯龙涛把美女的双臂倒剪到背后,取下挂在自己后腰处的一副手铐,「卡嚓」一声,把她的手腕儿铐住了。
      司徒清影除了扭了扭腰,「唔唔」的哼了两声儿之外,就好像对所发生的一切全无知觉一般,明显是酒劲儿上来了。
      侯龙涛来到女人身后,脚下轻飘飘的,几乎到了站不稳的地步,一个趔趄,双手就撑在了美女被皮裤紧裹,像大苹果一样的屁股上了。
      这一撑上可就拿不开了,两只色手在美臀上一个劲儿的胡撸、抓捏,还乾脆把一只手插到了她的双腿间,用掌心托住阴门的部位搓啊搓。
      司徒清影不仅毫不反抗,反而把腿分的更开了,可能是由于酒醉之中,主观意识发挥不了作用,一切就都由身体和感觉做主了…
      包房外已经打开了锅了,逃跑的那个领舞小姐通知了看场子的人,他们立刻开始清场,除了「东星」事先埋伏好的三十人外,其余的客人还是很配合的,也不敢不配合,偌大的迪厅很快就显得空空蕩蕩的了。
      本来看场子的就只有二十多人,还分出了差不多一半儿去救司徒清影,这跟「东星」一开打,剩下的十来个怎么跟超出两倍的敌人作战啊。
      通往包房的必经之路并不宽敞,被大胖他们一堵,救人的也冲不进去,等于是两头儿都没佔着便宜,西瓜芝麻一样儿没捡到。
      就在「东星」完全掌握局势的时候,「霸王龙」其余的几个乾儿子都带着人赶到了,足有六十多人,其中还有在外面雇的打手,这些打手大部分都是体育大学练散打的,招之即来,打完就撤,不留真名儿,不负责任,他们主要负责营救小凤姐。
      刚以为「霸王龙」这边儿要把上风佔尽之时,「东星」的五十个退伍军人出现了,还有两个「霸王龙」的散打手是岑二德子上学时的师弟,帮「东星」干活儿也决不比给「霸王龙」干活儿差啊。
      结果虽然「东星」在人数儿上处于劣势,却能在质量上找齐,双方是势均力敌、不分伯仲。
      打了没几分钟,受伤的人就已经不少了,双方都渐渐的停了手,一百多号分成了两个很明显的阵营,中间隔着五米左右的距离…
      ***********************************
      编者话:侯龙涛住在「天伦王朝」不是自己出的钱,请在第三章的开头儿处找答案。
      侯龙涛和陈倩,八年,没错儿。
      上一章看不懂吗?特想写出《连城诀》的那种感觉来,可惜功力不够,最后还是写的不真不假,真真假假都带出来了。
      我在LA,所以用的是美国西部时间,也就是太平洋时区。
      内部价,五、六十万可以从一个片警直接升成分局局长,我这是听「宝丁」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管了,反正故事是虚构的。对于十一处的名字,我只知道叫「技侦」,应该是技术侦察的简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