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与奶妈不得不说的故事 更多>>
 

    我与奶妈不得不说的故事

    时间:2018-09-16 民国时期的卢家是一个大家族,在山东也颇有影响力,卢家从卢老太爷涉足
    染布行业开始发家,短短十几年,创下了很大的家业,布行就有几十家,卢家布
    铺满了整个山东,我家从父亲一辈起就在卢家做下人,很早就过世了,,卢家对
    待跟随自已的下人还是不错的,我在从小卢家长大,至少是不愁吃不愁穿的。也
    算是卢家世袭的下人吧,而我在卢家做奶妈,作爲下人,我的命运已经和卢家牢
    牢地绑在一起,象我们这些下人,除了会服待卢家的主子外,也不会干别的。
        我叫王玉珍,十二岁开始,就在卢老爷身边做丫头,服待卢老爷。卢老爷是
    老太爷的继承人,也是现任家主,管着卢家的所有産业,十六岁时候,喝醉了的
    卢老爷闯进了我的房间,粗暴地奸污了我,这晚,我没有反抗,被能做我父亲的
    卢老爷占了我的处子之身,其实我心裏对卢老爷是不恨的,甚至还有些期待,这
    也是作爲下人的宿命吧,我知道作爲下人迟早会有这样一天的,我不祈求能做他
    的夫人,能做卢老爷的姨太太我也心满意足了。
        但是卢老爷很快把我的姨太太梦打碎了,虽然卢老爷后来又要了我几次,但
    他却一直没有纳我爲妾的意思,直到他纳了几房姨太太后,对我就没有多大兴趣
    了,于是我被调到了厨房,18岁那年,我被许配给了40多岁的老何头,老何
    头在卢家也有几十年了,一直对卢家忠心耿耿,作爲奖励,把我许配给了他,一
    年后我生了一个女儿,不用说,也是做丫头的命,生了女儿后有了奶水,我又被
    老爷指派去做几个少爷的奶妈,卢老爷也吃过我几次奶,后来我断了奶水后,我
    又重新回到厨房。
        在卢老爷一次遇险中,老何头爲了救老爷受了重伤了,失去了男人的能力,
    卢老爷对他既是感激,又是内疚,把他升了做一个小管事,在外打理卢家的生意,
    卢家大大小小的管事很多,可谁也不敢对他怎么样,毕竟他是卢府的老人,更重
    要的是,他救过老爷的命,在卢府裏,还是有点分量的,他恪记着做下人的本份,
    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主子奴才,分得很清楚。
        而我,一直在厨房干了十多年,后来也做到了厨房管事,他们现在不叫喊奶
    妈了,都叫我珍娘,这年,我三十五岁。
        「少爷,你吃慢点,别噎着了」,我面前坐着的十五岁少年是卢老爷的独生
    子,叫卢家骏,排行最末,上面还有几个姐姐,卢老爷就得一个这样儿子,生得
    聪明伶莉,眉清目秀,自小就极得老爷宠爱,他从小是我奶大的,他母亲早去了,
    他把我当成他的母亲,叫我珍娘。
        我每晚都往少爷房裏送糕点,少爷夜晚读书比较累,容易肚子饿,一般都要
    吃点东西的。
        少爷喝了一口水,把口裏的糕点吞了下去,伸手拍了拍身边的椅子笑着对我
    说:「珍娘,别站着了,你也坐。」
        我拿出手巾在少爷嘴上抹了抹,笑着说道:「哎哟,少爷,你是少爷,我是
    下人,我怎么能坐着呢,被老爷看见了不把我打死……」
        少爷站了起来,一把按住我的肩膀,把我按在椅子上,笑着对我说道,「珍
    娘,整个卢府谁不知道我跟你最亲,坐坐而已,我爹都不会怪你的……」
        没错,少爷自小失去了母亲,整个卢府裏就跟我最亲,小时候我一抱他,他
    準不哭,而且他小时候就很喜欢摸我的大奶子,说实话,我的奶子在整个卢府裏,
    都算是最大的了。可能长期在厨房工作吧,吃得相对好些,营养也比较足,不象
    别的丫环,豆芽菜似的,可我一点也不胖,感觉多余的肉都长在那对大肥奶上了,
    不但大,而且还挺,奶子把衣服撑得高高的,走路的时候,一对大奶摇摇晃晃。
    卢府裏很多下人都喜欢盯着我的大奶子发愣,因爲老何头缘故,谁也不敢造次。
        没有儿子的我都把少爷当成自已的儿子,送吃都选好吃的送,他最喜欢吃什
    么我都知道。
        这时,少爷笑着对我说道:「珍娘,没人的时候,我叫你娘好不好……」
        「这怎么可以呢,你是少爷……」
        「就这么说定了……珍娘……你真漂亮……」少爷常常赞我漂亮。
        伸手轻轻地摸着肩膀上少爷的脸,笑着说道:「少爷真会取笑珍娘,珍娘都
    老了,哪裏还漂亮啊……」
        「珍娘哪裏老了,我觉得珍娘比我亲娘还漂亮呢,珍娘,你就做我的娘好不
    好嘛……」少爷一边抓着我的手一边撒娇地说道。
        我也笑着说道:「好好好……少爷说什么都好……我听少爷的……」
        「珍娘,抱换骏儿好不好……」
        我愣了一下,「少爷……」
        少爷撒娇着说道:「娘,你都好久没抱过骏儿了……」
        我突然意识到这这孩子又想娘了,他还十五岁,还是个半大孩子,他的母亲
    在他小时候去世了,想娘很正常,再说我也很喜欢少爷,自小给他喂奶,一直都
    把他当儿子般,于是就答应了。
        「骏儿乖,珍娘抱你……」我始终没有勇气在少爷面前自称「娘」。
        我一把把少爷抱在怀裏,少爷的身高只到我的胸部,他象小时候吃奶一样,
    分开腿贴在我身上,双手穿过我的腋下,把我一对豪乳整个抱在怀裏,脸靠在我
    的奶子上,我一手环抱着他的腰,另一手轻抚着他的后背,象小孩子一样抱着十
    五岁的少爷,两「母子」相拥着说些卢府的趣事。
        少爷一边跟我说着话,一边隔着衣服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大奶子,我的一双大
    奶随着他的小手一下一下地跳动着,我不以爲意,我抱过很多小孩都是这样的,
    可能我的奶子太太了吧,我一抱上小孩子就开始摸我的奶,有时甚至把整个头都
    埋上我的奶子裏,少爷从小也是我奶大的,我到现在还是把他当作小孩子看,却
    没有留意到他已经长出了喉结,开始变声,已经具有一个男人的特征了。
        突然,少爷隔着衣服抓着我的奶头向上一提,笑道问道:「珍娘,你的奶子
    怎么这么大,裏面有没有奶水呢?」
        我的脸「刷」地一下红了,答道:「少爷,只有生了孩子的妇人才有奶水的,
    孩子大了就会断奶,我的女儿都十多岁了,早就没了……」
        少爷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个李嫂有奶水,原来是她刚生了孩
    子……」他顿了一下说道:「那珍娘你的奶子这么大,当初是不是有很多奶水?」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是啊,当初奶水很多,晴儿(我的女儿)根本吃不完,
    后来我又奶了府裏的几个孩子,少爷,小时候也吃过我的奶呢。」
        这时少爷涎着脸说道:「珍娘,骏儿很久没吃过你的奶了,现在给骏儿吃你
    的奶好不好??」
        「少爷你这可不是小孩子了,还吃奶,现在吃奶可是羞死了。」我刚想拒绝,
    只见少爷已经不由分说地「刷」地扯开了我胸前的襟衣,我大吃了一惊,由于我
    是夜晚来给少爷弄吃的,只穿了一件单衣,连内衣什么的啥也没有穿。少爷一扯
    之下,我的一对大白奶一下弹了出来,在少爷面前跳动着。
        「好大……」少爷一把抓住我的大奶子说道:「珍娘,你的奶子好大……」
    说着抓起我的奶头往嘴裏一塞,有滋有味地吸吮起来。
        我羞红着脸站起身来,想推开身上的少爷,谁知少爷的力气很大,揪住我的
    奶子就不松手,少爷作爲少爷积威的令我不敢出大力气推他,要是少爷摔伤了,
    我的相公老何头也保我不住,少爷可是卢老爷的心头肉,捧在手裏怕摔了,含在
    嘴裏怕化了。
        「少爷……不……不要……求……求求你……放开珍娘……」我只能涨红着
    脸,轻轻地推着身上的少爷一边苦苦哀求道。
        少爷双手一抄,揽住了我的腰肢,一下把我制住动不了了,少爷的嘴还在刁
    着我的乳头吮吸一边看着我急得快要哭的脸。说道:「珍娘,骏儿很喜欢你的大
    奶子呢,你的奶子这么大,骏儿想玩,你就给骏儿玩一下嘛……」
        「不……不行……少爷……放开我……求求你……」这时我想起了老何头,
    一边挣扎着一边哭着对说道:「我不能对不起你何叔……呜呜……放开我……少
    爷……呜……呜……呜呜……」
        我瞧着一空档……一把推开了少爷。向房门跑出去。我的两只大奶子露出来,
    随着我跑的动作一下一下地晃动着……
        我的小脚怎么跑得过少爷?刚一拉开门想逃跑,就被少爷的一把从后面抓住
    了我的大奶子,向后一拖,把我拉了回来,摔在地上,这一刻我恨自已的奶子怎
    么生得这么大,跑得慢不说,这么大的奶子很容易就被少爷拎住。拖了回来。
        这时少爷露出了真面目:「跑呀,怎么不跑了?我让你跑……」我哭着推着
    少爷还想逃走,可少爷一句话就让我彻底呆住了……「如果你敢跑……明天我就
    告诉我爹,说你进我房间勾引本少爷……」这一下我愣住了,这时我明白胳膊是
    拧不过大腿的,一个下人,怎能反抗少爷??
        想到可能引起的后果,我不寒而粟,我一下就跪了下来,哭着说道:「少爷,
    不要……不要这样对珍娘……是珍娘做得不对了……珍娘该死,不应该推少爷…
    …」
        少爷转过身后慢慢地关上门,淡淡地笑着着我说道:「珍娘,本来我不想爲
    难你,其实我只是想玩玩你的大奶子罢了,谁叫你的奶子长得那么大、那么好看
    呢,每次看见你的大奶子,都让我兴奋,我是少爷你是奴婢,你是卢府的下人,
    又是骏儿的奶妈,骏儿喜欢玩你的大奶子,是看得起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啊……」
        我跪在地上哭着对少爷说道:「少爷……你放过我吧……呜……呜……我都
    一把年纪了……再说,我不能对不起你何叔啊……你让我死了吧……呜呜……呜
    呜……」
        少爷走近来扶起我说道:「珍娘,你先起来……」「我不起来……少爷……
    你放过我吧……呜呜……」
        这时少爷说道:「珍娘,我玩玩你的奶子而已,不会对不起何叔吧,你的奶
    子我从小被我吃过,都不知摸过多少遍了,你也没怎么样啊……怎么现在要玩…
    …你就寻死觅活的……「我含着泪擡起头来:「少爷,你……真的……就只是…
    …玩玩珍娘的奶子吗?」
        「当然,我一直把你当娘来看的,我又怎么会做出对何叔不住的事啊……呵
    呵……珍娘……你想多了……」少爷扶起了我说道。
        这时我想道,反正奶子从小都被少爷吃也吃过了,摸也摸过了,应该不会对
    不起老何吧。只要少爷不乱来,就给他玩玩也不打紧吧。哎……刚才我想到哪裏
    去了……只怕少爷不要误会我才好。我红着脸想着。
        「好吧……少……爷……就只是摸摸……」我涨红了脸答道。
        少爷见我同意了,大喜,「珍娘……我保证只是摸摸……不干别的……」
        这时少爷把我按在墙上,重新抓住了我的大奶子,我现上脸上虽然还挂着泪
    痕,可是却不挣扎了,任由少爷在我的奶子上爲所欲爲,少爷玩弄我的奶子极有
    技巧,他先是轻轻托起我的奶子,一下一下地揉搓着,我的双奶随着他双手的动
    作有规律地运动着,我的奶子太大了,他一只手根本不可能把我的巨乳整个包住,
    他一边揉搓着我的双乳,一边不定时地用手指轻轻挑动着我的奶头,用各种不同
    的方法玩弄我的奶子,一会儿把两只大奶只往中间一挤,挤出了一条长长的乳沟,
    一会儿又把我的奶头揪住向外拉,把我的大奶头拉成长条形状。我的奶头本来就
    大,被少爷玩弄得勃起充血,变得更大,红红肿肿着象两只大樱桃,两只大樱桃
    被少爷手指一拉……我脸上顿现痛苦之色:「少爷,求求你轻点,这么弄珍娘,
    珍娘吃不消啊。」
        少爷捏着我的奶头笑着说道:「珍娘,对不起啊,不小心弄疼了你,我会轻
    一些的,珍娘你现在还疼吗?骏儿帮你吸一吸就不疼了……」
        说完一下用嘴叼起了我的奶头,把整个奶头都含进了他的嘴裏,轻轻地吮吸
    着。少爷很有技巧地吸吮着我的奶头,一边吮吸还一边用舌尖轻轻地挑动。
        我心想,少爷还是很好的,弄痛了我还给我道歉,在大多数大家族裏,下人
    是没有任何尊严和地位的,作爲少爷又怎么会将一个下人的感受放在心上?想到
    这裏,我慢慢地放下了心中的衿持,挺起了一对大奶子,以方便少爷的玩弄。而
    我在少爷的玩弄下,脸色象喝醉了酒般潮红,混身无力地靠在墙上,呼吸也慢慢
    急促起来,小穴裏甚至流出了淫汁。
        「嗯……嗯……少爷……」我无力地扭动,由于身体的兴奋无意识地轻呼着,
    就象情人间的呢喃。少爷嘴裏吸着我的奶头,一只手抓住一只奶子,而另一只手
    却偷偷地把我的衣服向下扯,不知不觉间,我的肩膊和整个上半身已经完全露了
    出来,我却混然不觉,等醒觉时已经晚了,我原本只想露出奶子给少爷玩玩就算
    了,可是不成想,少爷竟把我的上衣偷偷地脱到臂弯上,这时少爷一下把我的双
    手往后一拉,交叉捏住了,这样的姿势就象双手往后反绑着,已经没有我挣扎的
    余地,我被少爷完全制住了。而我的衣服已经被少爷揭到了腰间,上半身再没有
    任何的衣物可遮挡,整个上半身暴露在少爷的热切目光下。
        我大吃了一惊又挣扎了起来,可被少爷以这种姿势制住,又怎么能挣扎得脱
    呢,我只能祈求少爷刚才答应我的事,只玩玩奶子就算了。
        我挣扎着,一对大奶却不由自主地颠动了起来,看得少爷一时失神,差点就
    让我挣脱出来,「少爷……你……不要……你刚才答应我的……」
        少爷一用力,就把我顶在墙上,令我没有挣扎的空间,笑嘿嘿地对我说道:
    「珍娘,别忘了你刚才也是答应我的,给我玩玩你的大奶子啊,你不是想反悔吧,
    骏儿还没玩够呢……」
        「可少爷你怎么脱了珍娘的衣服……」我红着脸吱唔地说道。少爷笑嘿嘿地
    说道:「不脱你的衣服怎么玩你的奶子呢,珍娘的奶子这么大,这么漂亮,当然
    要把衣服脱了才好看呀。再说骏儿也没有把珍娘怎么着呀。骏儿早说过了,不会
    做对不起何叔的事嘛。」
        我终于放下心来,对少爷说道:「少爷,只要你不对我做出对不起何叔的事,
    你怎么玩弄珍娘都依你……」
        少爷听了大喜,松开了我的双手笑着说道:「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什么时候
    骏儿想玩珍娘的奶子,珍娘你可是要给骏儿玩哦……」我红着脸「嗯……」地点
    了点头。少爷又笑着说道,「珍娘真乖,来……亲一下骏儿吧……少爷扬起了小
    脸,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少爷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这时少爷脸贴在我的胸口上,一只手重新揉起了我的奶子,「娘……你的奶
    子真是太美了,骏儿可是玩一辈子也玩不够呀……嗯……再给骏儿玩一会儿……
    玩一会儿就放开你……」
        夜深的卢家大院特别安静,只有少爷的房裏还亮着灯光,在昏暗的油灯下,
    丰满成熟的妇人正被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以极其羞耻的姿势按在墙上,妇人的上身
    赤裸着,上衣已经被揭到了腰间,妇人的一双大肥奶露在外面,被儿子般大的少
    年抓在手裏,以能想到的各种方式不断地揉弄,樱桃般大的奶头也被少年含在口
    中,吮吸着,挑逗着。少年的身高只到妇人的胸部,他的嘴刚好就凑上了妇人的
    奶头位置,妇人涨红着脸,娇喘着,努力地挺着自已的大奶子,迎合着少年各种
    羞耻的玩弄……
        我回到的房间裏已经夜深了,房间是下人们专用的厢房,老何头早睡了,我
    歎了一口气,拿过一条毛巾,打开了胸口的衣襟,轻轻地擦去了少爷留在我奶子
    上的唾液,还有被少爷玩弄后我下体流出的淫水,虽然少爷玩了我大半夜,但最
    后没有爲难我,玩够了我的奶子后还是依言放了我,对少爷,我不由得生出了一
    些感激。
        我擦干净了身子,走到老何头身边躺下,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脑裏不
    断想着少爷玩弄我的每一个过程、细节,甚至乎表情,都记得清清楚楚,想起来
    脸就变得通红发烫,身体也不由自主地産生了一丝兴奋,直到快天亮,我才沉沉
    睡去。
        过了两天,少爷跟卢府大管事打了招呼,把我从厨房调到少爷房中服侍,从
    此以后,我就彻底成爲了少爷的玩物,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少爷想要,就把我拽
    进房裏,掀起我的衣服吮奶,我也由最初的抗拒变成了顺从,我也说不清楚这是
    一种什么感觉了,除了是少爷少爷的身份令我不能抗拒外,还生出了一此异样的
    感觉,这种感觉令我每次见到少爷时心裏竟充满了期侍,每次去见少爷他都有很
    多不同的花样来玩我的奶子,他会拿着一对铃铛挂在我的奶头上,令我摇动着一
    双大奶,听着铃铛发了清脆的响声来取乐,他还拿毛笔在我奶子上写了很多我看
    不懂的字,说很多羞人的话语,而每次看着少爷玩弄我奶子时英俊的脸宠露出满
    足的的笑容时竟然让我有种幸福的感觉。
        对于我的丈夫老何头,我说不上爱也说不上恨,我是一个传统的女人,自老
    何头受伤后十多年以来,作爲一个生理正常的女人,那种空虚和寂莫不是常人能
    忍受的,可即使如此,十多年来我都没有越过雷池半步,对于少爷,我的感情却
    是更加複杂,他是我从小奶大的孩子,也算是半个儿子,但同时,他又是我的少
    爷,是我的天,我的地,另一方面,他又是我的情人,是我的小冤家,每次他变
    着花样玩弄完我的身子后,回到房间脱下厚裙就能看见裤子裏湿了一大片,但无
    论如何,对于贞节我还是看得很重的,在我看来,失节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失
    节就是淫娃,就是蕩妇,失节就会成爲千人骑,万人压的婊子。所以无论少爷如
    何作贱我的身子,我都死守着最后的防线,甯愿过后偷偷跑到厨房拿黄瓜来洩火,
    可少爷正是抓住我这个弱点,用切香肠的方法,一点一点地撕裂着我的防线。
        少爷每天都到私塾上课,吃晚饭时才回来,我顶替了原先少爷房裏的丫环,
    爲了方便服侍少爷,我住在当初少爷的丫环的房间裏,房间不远,少爷叫一声我
    就听到,每天干的活基本是负责服侍少爷起床、漱洗、穿衣、打扫。相比在厨房,
    我干的活比在厨房轻松多了,工钱也长了不少,这一切都是少爷少爷的恩典。
        我每天要比少爷早起半个时辰,爲少爷準备好早饭,準备好面盆和毛巾,少
    爷无论天冷天热,都要用热水洗脸,还有每天穿的衣服,非但要準备好,而且还
    要服侍少爷穿上。这些在卢府做下人必须知道的规矩,我自然也是知道的。
        少爷还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赖床,这天,我象往常一样準备好所有
    物事,然后叫少爷起床。
        「少爷,起床啦,就快迟到了,迟到了夫子又得打你手闆心了……」我掀起
    他的被子说道。谁知少爷翻了个身,背对着我,就是不想起床,我连推了他三次,
    他才慢腾腾地挣开眼睛,看了我一会,突然把被子掀开一个角,打了一个手势。
        这个手势我知道,这是我来到他房裏服侍的第二天,也是早上,他就是这样
    赖着不起床,非要玩玩我的大奶子他才肯起来,我央求了半天,实在是没法子了,
    要是迟到的话夫子打了他闆子,回来肯定得找我出气,谁叫他是少爷呢?我拗不
    过他,只得打开了我的衣襟,让两只大白奶子露了出来。少爷看着我的大奶子,
    突然伸手把我一拉,我没防备,整个人一下就被少爷拉到床上去了,然后把我的
    身子整个包在被窝裏,少爷一个翻身骑在我身上把我牢牢按住,双手把我原本打
    开的衣襟扯到最大限度,双手抓住我的大奶子,大力地一下一下揉弄着。
        「哎哟……少爷……轻……轻点……珍娘给你摸,别这么用力呀……我忍着
    痛娇瑞着说道。少爷听了我的话马上温柔多了,轻笑道:「珍娘,你的大奶太吸
    引骏儿了,每次见到你的奶子都情不自禁,珍娘,弄痛了你没有?」我心想少爷
    还是很在乎我的,于是笑着道「少爷,大娘没事,少爷你真的喜欢摸珍娘的大奶
    奶吗?」「是啊,珍娘的奶子真的好大,又漂亮,我昨天在街上见到一个洋婆子,
    穿着奇怪的很长的裙子,还把半个奶蛋子露出来,当时看了觉得洋婆子的奶子还
    真是大,现在觉得珍娘你的大奶子也不比那些洋婆子的小呢……」少爷轻轻拉了
    拉我的奶头说道。听到这话我骄傲地挺了挺奶子,第一次主动地把我的一对大白
    奶塞到少爷手裏,供少爷更好地搓玩。说道:「少爷,玩一会儿好了,再玩可就
    迟到啦,你下课回来珍娘再给你玩……」少爷听了我的说话,嘿嘿一笑,从我身
    上下来,接着服侍他就是起床、漱洗、穿衣服、吃早饭。
        自从第一次我被少爷扯到床上玩弄后,几乎天天都要如此,这行爲基本成了
    惯例,让我不得不再提早一些叫少爷起床,预留出充裕的时间让少爷在床上玩弄
    我,每天少爷上学后,我才衣衫不整地从少爷房裏出来。
        所以看到了少爷这个手势,我自然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我主动解开了衣服,
    爬上了少爷的床,少爷象往常一样把我压在身下,照旧摸着我的奶子、吸吮着我
    的奶头,而我一手抱着少爷的腰,一手轻轻摸着少爷的头,这基本是每天必备的
    节目,跟平常不同的是,平时我到少爷房间时都是穿好衣服穿好裙子过来的,随
    着跟少爷越来越熟络,我在衣着方面相对随便了些,象今天我就没穿平时的厚裙,
    只穿着一条亵裤,然后顺便拿了件衣服披在身上就过来了,上了少爷的床我才发
    现平时的不同来,少爷胯下一条硬硬的东西顶在我的双腿间,平时穿着厚裙感觉
    不出来,今天穿着薄薄的亵裤却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东西的硬度和热度,我的脸唰
    地一下红了,已作人妇的我自然知道是什么东西,那是少爷的阳具,少爷上身双
    手抓着我的大奶子玩得不亦乐乎,下身的大阳具却在我的下体上轻轻地磨擦,龟
    头正对着我的阴道口。虽然隔着衣物,少爷依旧一下一下地顶着我的下身。
        我脸一红,说道:「少爷,这样不行呀,这跟做那事有什么分别,你自小也
    是吃着我的奶长大的,不管怎么说我也当得起你叫一声娘,你若喜欢,玩玩奶子
    就是了,可现在这样不是乱伦吗?」少爷听了我的说话,这时松开了叼着的奶头
    笑着对我说道:「珍娘,这其实不算啦,只是碰碰而已,骏儿现在难受得紧,珍
    娘你就帮帮骏儿吧。」少爷见我不答话,接着说道,「珍娘,你看看,骏儿真的
    忍不住了……」说着,他把裤子一脱,一条粗长的大鸡巴迅速地弹了出来,就象
    一支手枪一样,遥遥指着我的脸,狰狞的大龟头不停地跳动着,象是向我敬礼,
    也象向我挑战,我一下惊呆了,我实在没法想象,一条这么大的鸡巴会长在十五
    岁的少爷身上,就是少爷现在这尺寸,怕是已经比当初卢老爷的鸡巴大了。我还
    在发呆,少爷已经拉住我的双手放在他的鸡巴上,让我感受手中肉棒的火热,他
    拉住我的双手在鸡巴一下一下地磨擦着,手掌心被拉出了一丝丝晶莹的液体,这
    时少爷说道:「珍娘,你摸摸看,骏儿的鸡巴大不大,私塾裏的学生没有一个的
    鸡巴比我的大呢。」
        这时,我觉得不对劲了,如果再这样呆下去,保不準少爷会……我不敢想下
    去,连忙说道:「少爷,你得上学了……」说完把手抽离了少爷的鸡巴,一把推
    开少爷爬起来就要逃,才刚下了床走了几步,就已经被少爷追上,从后面一把捏
    住我的大奶子就把我抓住了,少爷显然也知道我的弱点是那对大白奶子,我被揪
    住大奶子的时候是没法逃跑的。少爷把我扔上床上重新压住,淫笑道:「珍娘,
    走那么快干嘛,骏儿还没玩够呢……让骏儿再弄弄……」
        我急得哭了起来:「少爷,让珍娘走吧……求求你……不要……呀……」我
    一边哭着求他,一边伸出双手推着少爷,少爷也伸出双手意图制住我,这时候两
    对手一接触,不知怎么的就变成十指紧扣、掌心相对的动作了,这样的姿势更有
    利少爷制住我,我的身子还有挣扎,奶子的晃动令少爷在我身上更有征服的感觉,
    少爷制住了我的上身后,马上把注意力伸向了我的下体,他熟练地用膝盖往我的
    阴户一顶,然后向外一分,我的双腿就很轻易地被少爷分开了,等我发现已经晚
    了,我的双腿想拼命夹紧,已经合不上了,因爲少爷的阳具已经顶在我的阴户上,
    一边控制着我一边说道:「珍娘……乖……听话。给我弄弄……给我……弄……」
    这时他想抽出一只手来,我马上明白他的意图,紧紧地扣住了他的双手,不让他
    腾出手来脱我的裤子,少爷见他的意图已经被我发现,马上改变战略,他把我的
    双手压在床上,鸡巴隔着衣物顶着我的阴户,就这样一下一下地抽送了起来,这
    时的我已经完全被他制住,只能用哭声来代替我的抗议。
        少爷的鸡巴顶得很準,刚好就顶在我的阴核上,不知道他爲什么隔着一条亵
    裤的情况下还能顶得那么準,少爷一下下的撞击,令我久扩的身躯不受控制兴奋
    起来,小穴排出一股股淫液,在龟头磨擦的地方,精水和淫水交织着,整个阴户
    泛滥一片,我拼命压抑着自已的感觉,不让自已叫出声来,我的哭泣声也变成了
    低低的娇吟。哭声,哀求声,呻吟声交织成一幅淫秽的画面。
        这时候我的身子随着少爷的挺动上下上下地运动着,奶子也随着身体起落着,
    这时少爷突然加快了挺动的速度,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这可不是
    鸡巴撞击小穴的声音,而是我丰满的大白奶子击打在少爷脸上的声音,我的奶子
    太大了,少爷挺动的力度一加大,就能把我的大奶子顶得飞了起来,刚好打在少
    爷的脸上,就象一个无奈的母亲用自已的奶子代替双手,一个个耳光打在这个不
    孝子脸上。
        这时少爷突然全身颤抖:「啊……」这时我感到下面小穴一热,一股精液射
    出来,喷在我的腹部上,奶子上,脸上……
        少爷在我身上畅快地射完精后,慢慢松开了我双手,默默地从我身上下来,
    这时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我被少爷按在床上干了,我失节了,我背叛了丈夫,虽
    然老何头没有做男人本份的能力,可他毕竟也是我的丈夫,我变成了一个失节的
    女人,一个淫娃,一个蕩妇,我的身子上都沾满着少爷的精液,少爷的精液又多,
    又浓,,粗暴地玩弄我身子的,正是自已从小奶大的孩子,和我最亲的小少爷,
    而我更是在儿子般大的少爷的操弄下,高潮连连。天啊。这难是报应么?我征征
    地望着房顶。
        少爷好象也明白到自已做了很过份的事情,静静地坐在一边,偷偷地看着我,
    我望向少爷,少爷也望着我,嘴唇动了几下,说了一句话,「珍娘,对不起……」
    我没有理他,默默地用身上的衣服清理着身上的秽物,刚才少爷在我身上疯狂射
    精,我的身上全是少爷粘稠的精液,就象是在精液堆裏拉出来一样,我看了看我
    的下身,我的淫水和少爷的精液混合在一起,在我的身下发出了一阵淫秽的味道,
    只见我的下体小穴位置,形成了一个凹下去的小洞,刚才少爷就是顶在了我的这
    个地方,少爷的阳具太硬了,竟然把亵裤顶了进去,顶出了一个凹形的小洞,,
    一些精液透过薄薄的亵裤打在了我的小阴唇上,看样子少爷的龟头都进去了一小
    半。
        少爷一直看着我清理身子一言不发,看样子他应该是知道我生气了。我抹干
    净身上的精液,径自走出门去,这时少爷一下沖上来,拉住了我的手臂,「珍娘
    ……骏儿不懂事,骏儿做错了……别怪骏儿好吗?」我想轻轻推开他的手,没想
    到推不开,被他抓得紧紧的,就是不让我走,怕我以后不理他了,不给他玩了。
        我看着他样子心不禁软了下来,毕竟他是少爷,我是下人,作爲主子向一个
    下人认错实在是太难得了,做惯奴才的我心肠实在是硬不起来,更重要的是他才
    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还不懂事,不懂得对我做出了这种事情代表着什么,也许
    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乱伦。平时他对我总是动手动脚,有时还有点粗暴,何时何
    地,只要他想要,我的奶子都要露出来被他玩的,在他读书的时候,更是令我赤
    裸着上身,露着大奶,下身穿着厚裙来爲他服务,让他随时可以玩我的奶子,一
    天下来,我的奶头长期被他叼在嘴裏,被他玩到充血勃起,在这种情况下,他认
    爲对我做出这种事也不算过份吧,更何况他已经认错了、道歉了,面对着什么也
    不懂的少爷,我虽然还是很伤心,可对他的气却是消下去大半了。
        这时我摸着少爷的头「少爷,先上学去吧,再不去就迟到了……」少爷见我
    面色缓和很多,马上开心了起来,嗯了一声,说道,「珍娘你别生气了,骏儿先
    上学去了……」我这时才想起要服侍少爷穿衣服,我马上开始帮少爷穿上衣服,
    虽然自已的身子还是赤裸着,但是作爲下人还是要先服侍少爷穿起衣服,少爷一
    边穿着衣服,一边还在我身上动手动脚,这时他伸手摸到了我的下身,我腰一扭,
    避让了一下,他的手跟随着我的位置又跟了上来,想到刚才都给他这样了,只好
    任由他摸着,突然好象发现了新大陆地说道:「珍娘,你的小淫穴这裏被我插出
    一个洞哎~~. 」
        没想到他还是发现了,他在干着我的时候,由于抽插大力,龟头也插进去一
    小半,弄出一个洞来,我红着脸不答话,只听到嘿嘿笑道:「娘你的骚穴真爽呢,
    我的鸡巴只顶进去一半,都已经爽死了,要是整根鸡巴插进娘的骚穴裏,不知爽
    成什么样啊。呵呵……」这时见他已经没了刚才怕我生气时的伤心,已经换上了
    一副占了我便宜的得意样子,我一下打开他的手,红着脸说道:「胡说什么呢?
    珍娘可以给你摸、给你亲、给你玩,怎么可以给你干呢,这次还好有一条裤子,
    要是被你直接插进去了,珍娘也没脸做人了……」我暗自应幸着,实际上,这样
    跟直接干进去有什么分别?
        这时少爷已经穿好了衣服,我还是衣衫不整的,这时少爷心裏一动,笑道:
    「珍娘,骏儿记得刚才好象是在珍娘裏面射了的,骏儿帮你检查看看……」我一
    听可不得了,作爲一个已婚妇人我当然知道厉害,要是被自已从小奶大的孩子干
    到怀孕,这可不是失节这么简单了。
        少爷见我意动,忙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我上身的衣服已穿好,少爷双手插
    进我的下襟裏,趁我六神无主之际,一下子把我的裤子拉下来,而我竟然无意识
    中提起双腿,让少爷顺利地把我的亵裤脱下来,脱下来的亵裤两腿中间有个棒型
    的凸起,似乎在嘲笑我的失贞。
        少爷慢慢地把我的双腿打开,把头凑在我的双腿间。这时我已经清醒过来了,
    连忙想把腿夹紧,一手遮住阴部,一手推着少爷的头说道:「少爷……不要看…
    …放开珍娘……」我的双腿被少爷的双手压住,同时少爷也扯开了我的手,刚高
    潮过的女人是没什么力气的,我的挣扎在少爷面前自然一点用也没有,少爷制住
    了我后说道:「珍娘,骏儿帮你好好检查一下,要是不小心怀上孩子了,这可就
    不好了……」我听到「孩子」两个字,马上不敢挣扎了,只能让少爷检查我的阴
    户,现在的我就象沾版上的肉,任少爷宰割。
        这时的我在少爷面前双腿大大分开,馒头型的阴户呈现在少爷面前,少爷伸
    出一个手指慢慢地插进我的阴道裏,「珍娘,刚才真的射进去了。你看……你看
    ……」突然他把手指抽出来,兴奋地说道。他把手指放在我的面前,只见一些白
    白的液体在少爷的手指上滴落,没错,少爷刚才真的是隔前我的亵裤射进我的小
    穴去了,不过少爷的声音很兴奋,那是把精液射进我的小穴裏的兴奋吧。我双手
    掩着脸不答话,这时他说道:「珍娘,你别动,骏儿帮你好好清理一下……」说
    着把沾满精液的手指重新插进我的阴道裏,一下一下地插着,「珍娘你看……好
    多……好多……」少爷的表情是兴高采列的表情,是一种征服了我的兴奋感,我
    阴道裏的精液随着少爷手指的抽插,慢慢地流了出来,流在了少爷的床上。
        我原以爲少爷的精液只射在我的阴道口上,没想到却是射了进去,而且还不
    少。我的身子也慢慢地发热了起来,少爷手指的抽送令我的阴道又开始湿润,「
    啊……啊……少爷……少爷别这样……别……」
        这时少爷的手指完全没入我的小穴裏了,然后他的手指就象性交一样,轻轻
    地在我的小穴裏抽送着,享受着我小穴裏的润滑,手指抽送先是很慢,后来慢慢
    开始加速,越插越快,手指与小穴的碰撞産生「滋……滋」的水声……快感不断
    地向我袭来,「啊……啊……啊……少爷……轻点……啊……」
        阳光明媚的早晨,在卢家大院少爷的房间裏,三十五岁的妇人被十五岁的少
    年弄到了床上,妇人下身赤裸着,上身的衣服被少年推到了腰间,双腿大张,被
    少年的手指插在她的骚穴裏,妇人的脸红得象熟透了的苹果,在少年手指的运动
    下发出低低的呻吟,妇人微微擡起了自已阴户,让少年的手指插得更加深入。在
    少年不断的插弄下。妇人的小穴裏的开始缓缓收缩,突然全身一阵颤抖,淫液倾
    洩而出,淫穴象小孩吸奶一样吸着少年的手指,可淫液却象巨鲸喷水一样向外喷
    射。
        少爷的手指还插在我的小穴裏,眼睛却欣赏我的淫水从小穴裏流到他的手指。
    少爷笑嘿嘿地说道,「珍娘……舒服吗……你的下面的骚穴一吸一吸的。弄得骏
    儿好舒服啊……」他的手指还插在我的小穴裏不肯拔出来,接着说道:「珍娘,
    你的淫穴真的很骚啊,骏儿只用了一根手指,你就洩了……」我红着脸白了他一
    眼:「少爷你坏死了,这么弄珍娘……下次可不能这样了,我不能对不起我相公,
    今天让你这么弄,已经是破例了,下次不能这样了知道吗?」「知道了……珍娘
    ……」少爷满不在乎地答道,看他的样子是不会把我的说话放在心上。
        自那以后,我对少爷的抵抗力越来越弱了,每天早上起床前的玩弄还是继续,
    自从那次玩弄了我的小穴后,他的注意力开始由我的奶子放到了小穴,每天早上
    少爷除了玩弄我的奶子外,还要脱去我的裤子,把手指伸进我的小穴裏玩弄,每
    次都把我的裤子弄湿了一大片,玩弄小穴的习惯已经成了例规,而我后来干脆连
    亵裤也不穿了,穿着厚裙,外罩着一件衣服,衣服裏面都是真空的,就这样钻进
    少爷的被窝,用我丰满成熟的身子,满足少爷的欲望。
        我的身子已经慢慢习惯少爷的玩弄,每次见到少爷,我的下体就不由自主地
    湿润了,每次少爷上学后,我盼望着他快点回来玩弄我。我虽然一直恪守着最后
    防线,并坚持一直认爲只要少爷没有插入真正我的阴道,就不算得到我的身子,
    其它的都只是母子感情,作爲母亲被儿子玩玩摸摸是正常的行爲而已,我只能这
    样安慰自已,少爷就是利用我这一点,慢慢地撕开我的心防,现在我和少爷行爲
    非但超越了母子的情感,连很多我和老何从没干过的事,少爷都让我一一爲他干
    过了,可以说除了真正的性交以外的事都干过了。
        少爷不满足只在房间裏玩弄我了,他把目光投到了卢府的后花园、假山边、
    凉亭旁,他把我带到这些地方的隐秘角落,这样他可以一边看着卢府的风景,听
    着下人们的说话,一边操弄着我,每次有下人从我们身边经过时,我都很害怕被
    发现,拼命压低自已的呻吟声,而我的少爷在这时才更加兴奋,反而加快了抽插
    力度。
        现在少爷的鸡巴已经插进了我的骚穴裏,那是少爷从上一次隔着亵裤性交得
    来的灵感,他说隔着裤子就不算真正的插入,又跟我说反正都干过一次了,再干
    一次也没什么,在他无赖加强逼的攻势下,再加上曾经被他弄过一次,所以我半
    推半就地同意了,他甚至要求我穿着最薄的亵裤来供他玩弄。
        现在我正和少爷地卢府的假山后,这时我的衣服已经被少爷脱去,扔在地上,
    一对大白奶子垂在胸前,浅蓝花色的外裙被提了起来,挂上腰间,白色的丝绸亵
    裤还穿在身上,这是少爷送给我的最薄的裤子,薄薄的丝绸裤子近乎透明,我穿
    着它的时候,感觉就象没穿一样,少爷什么都可以看到,有一次还隔着我的亵裤
    準确地捏住我的阴核。
        这时我正撅起大屁股,双手伸直撑在墙上,少爷的大鸡巴隔着亵裤深深地顶
    进了我的骚穴裏,上次只是进了一小半,现在少爷可是把大半的鸡巴都顶进去了,
    就这样在我的小穴裏抽送着。
        我突然间感觉自已象一匹马,被少爷骑在身上,少爷一手扶着我的腰,一手
    抓着我的大奶子,揪着我的奶头。就象控制着胯下的马一样,只不过别人骑的是
    马,而少爷骑的是从小奶大自已的奶妈,这让我産生了一种被征服的感觉。
        这时我感觉少爷快射精了,平常我都挣脱出来,让少爷射在外面,射在我的
    屁股上,腿上,这次我回头温柔地看了这个自已从小奶大的少爷,一种伟大的母
    性沖动瞬间占满了我的身心,我主动擡起屁股,轻轻地用力向后靠,令少爷的鸡
    巴插得更加深入,我温柔地低了低身子,微微张开双腿,任由少爷的精液尽情地
    喷洩在我的小穴深处。
        少爷抱着我的腰,射了很久,在超薄的亵裤下,我的小穴感觉到阵阵温热,
    少爷见我没有挣脱出来,反而让他射在裏面,也不急于拨出来,就这么直挺挺地
    插着,他轻轻伏在我的背上,双手伸到我的胸前把玩着我的奶子,少爷贴在我背
    上轻轻亲着,问道:「珍娘,你爲什么不躲?」我回过头来望着他,温柔地问道,
    「少爷,舒服吗?上次你不是说,喜欢射在我的骚穴裏吗?」「珍娘,你真好,
    骏儿好舒服,珍娘的小穴裏又紧又暖,骏儿在裏面射得很爽啊……」少爷兴奋地
    答道。「珍娘,我以后都要射在你的小淫穴裏……好吗?」「只要少爷喜欢,怎
    么弄珍娘都可以……」我笑着说道,「不过,还是要穿着裤子啊,要是少爷不小
    心把珍娘肚子干大了,珍娘可没法子跟相公交待了。」「嗯,珍娘,骏儿会小心
    些的……」少爷也笑道答道。这时少爷把鸡巴从我的小穴裏抽出,鸡巴上还粘着
    少爷的精液和我的淫水,我看到少爷的鸡巴在我的小穴裏射了精后还硬着,这时
    少爷说道「珍娘,你看,你的裤子已经被我完全干进去了,我帮你拉出来吧。」
    我红着脸点和点头,少爷捏着裤边轻轻一拉,把裤子从我的小穴裏拉了出来,顺
    带出了很多精液,「珍娘,你看,我射了好多……」这时他献宝地把我裤子上面
    的精液抹在手指上,伸到我面上让我看,「少爷真厉害,射了这么多给珍娘……」
    我说完,一下把少爷沾满精液的手指含在嘴裏,一下一下才吸吮着,媚眼如丝地
    看着少爷,弄干净他手上的精液。这时少爷一把抱住把头埋在我的两只大奶子之
    间,对我说道:「珍娘,你真好……」这时少爷和我拥抱在一起,已经亲上了我
    的小嘴,我也热烈地回应着,主动伸出舌头让少爷品尝,少爷也把舌头伸到我口
    中搅动。
        这时我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尿意,忙推开少爷说道,「好了,珍娘先回去了…
    …」少爷好奇地问道:「回去这么早干嘛?骏儿还没有玩够呢。」我涨红着脸说
    道,「珍娘……珍娘……要尿尿……」少爷哈了一声,说道:「尿尿用得着这么
    神秘嘛,就在这裏尿好了……」我吱吱唔唔地说道:「少爷在这裏珍娘尿不出呢。
    不好意思嘛……」少爷接着说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的骚穴都给骏儿干
    过多少遍了……就是这裏尿吧,骏儿要看着你尿……」我没法子,又内急,只有
    顺了他的意思,我把裤子拉到膝弯,蹲了下来,少爷也蹲了下来,把头凑近我的
    阴部,仔细观察着我撒尿的小穴,不多时,一道水线从尿道口射出,洒在地上,
    发出「哗……哗……」的声音,我低着头不敢看少爷,尿完了,我拿着草纸把阴
    部擦干净,这时少爷说:「珍娘,刚才我看不清楚你的尿是从哪裏出来的,你给
    我仔细看看好吗?」我脸红了一下,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少爷,我把亵裤脱了下来,
    提起了左腿,少爷知机地蹲了下来,扶着我,一把抄起我的脚放在他的肩膀上,
    我背靠着墙上,一脚站着,另一脚被少爷同高托起,少爷用双手慢慢地撑开我的
    小穴,少爷睁大眼睛仔细地看着我的小穴,生怕漏过了一点细节,「这是珍娘的
    小穴,给少爷干的地方,少爷刚才就是射在了裏面。」我把小穴指给他看。上面
    还残流着不少爷的精液。「我知道……」说着他一下子捏住我的阴核,说道:「
    这是珍娘的阴核吧,上次你给骏儿说过的……」我一下差点站不稳,阴核是我全
    身最敏感的地方,一下被少爷捏住,令我的身子颠抖了一下。少爷捏着我的阴核,
    接着问道:「那么珍娘的尿尿从哪裏出来的呢?」「在这裏……」我红着脸把小
    穴扒开了些,尿道口露了出来,指给他看。少爷盯了半响,「原来如此,骏儿以
    爲全部都是从一个洞洞出来的呢,谢谢珍娘,骏儿今晚学了不少东西。」我红着
    脸道,「不用谢,珍娘应该早些告诉你……」少爷把我的脚放下来,又玩弄了良
    久,才恋恋不舍地回去。
        几天后的晚上,我端着鸡汤走进少爷房间,他正在看书,他看到我来了,眼
    睛一亮,说道:「珍娘来了,快过来……」我把汤放在书桌上,慈爱地看着他说,
    「先把这汤喝了吧,好好补补身子,看看你,都瘦了。」少爷笑嘻嘻地接过碗,
    一口气喝了,放下碗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这时他把手伸过来,就象往常一样,
    一把扯开我的衣服,露出奶子,然后一把把我拉进怀裏,揉搓着我的双乳说道:
    「好珍娘,等得我急死了,今晚让我好好弄弄……我要狠狠地干你的小骚穴……
    揉烂你的大骚奶……」我正坐着他怀裏挺起奶子给玩着,一听这话红着脸道:「
    少爷,今晚不行……」「嗯?爲什么?」他问道,「珍娘的那个……月事来了…
    …这几天都……不行。等月事过后。珍娘让你怎么玩都行……」说到月事我羞不
    可抑,「那算了,反正珍娘是骏儿的……想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说完,
    他亲上了我的嘴儿,又手也加大力度揉搓着我的双乳。
        突然他灵机一动。「有了。」我奇怪地望着他,「骏儿有办法了……」他笑
    着说道:「既然珍娘的骚穴不能用,小骚嘴没问题吧,珍娘你可以用你的小嘴帮
    骏儿口交啊……」「这个……珍娘不会啊……」我涨红了脸说道……」「不怕…
    …骏儿会教你……珍娘先把骏儿的鸡巴含住……」说着,一下脱下了裤子,我发
    现他的鸡巴已经挺了起来,龟头上流出点点精水,我吱唔地说道:「这样……会
    不会髒啊……」「哪裏会髒啊,骏儿的精液珍娘又不是没吃过,你下面的小穴骏
    儿不知射过多少次了,用嘴也是一样啊,珍娘身上的洞都是给骏儿发洩用的。」
    少爷嘻嘻笑着答道。
        我红着脸低下了头,跪在地上,轻轻把少爷的鸡巴含在嘴裏,一股男人的味
    道钻进了我的鼻子,这是少爷精液的味道,熟悉的味道,我一点也没有感到髒,
    觉得少爷的鸡巴就算我身体裏的一部分,这些天来少爷几乎天天都在操我的骚穴,
    变着花样玩我,闻着少爷的精液也经成爲了习惯,含着少爷的鸡巴时我连眉头都
    没皱一下,「哦……哦……」这时少爷发出了长长的声音,「好舒服……爽死了
    ……哦……哦……」我听了少爷的说话,卖力的吸吮起来,这时少爷开始教我口
    交。
        「珍娘,你的头应该前后摆动,就象我操着你的骚嘴一样……」
        「哦……对对……就是这样……」
        「珍娘,你的舌头应该轻轻地舔着我的龟头……」
        「就是这样……哦……好爽……珍娘你真聪明,学得真快……」
       「哦……哦……珍娘……你又骚又听话……骏儿爱死你了……「
        我口裏含着鸡巴,听着少爷的赞扬,心裏美滋滋的。含得更加卖力……心想
    以后又多一个地方可以用来服侍少爷了。
        这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少爷,你休息了吗?老何有些重要事情
    向你稟告呢。」我一听脸马上白了,是老何头的声音,现在的我露着双乳,跪在
    地上含着少爷的鸡巴呢,而且少爷的裤子也脱了,整个下身光溜溜的,现在穿衣
    服也来不及了,要是被老何头知道我象婊子一样服侍少爷,闹到老爷那边去,事
    情可大发了,还是少爷反应快,指着书桌下面果断说道,「躲进去……」书桌上
    面是一大块布,遮住了另外一边,正好挡住我的身子,从外面看是看不到的。我
    没有犹豫,听话地躲进了书桌下面,书桌裏面位置不多,我只能侧身躺着,在书
    桌下把衣服穿好,这时少爷也坐了下来,书桌刚好挡住了下身,然后然后高声说
    道:「进来吧……何叔……」
        我蹲在书桌裏面,是看不到外面的,只能看到少爷光溜溜的下身,我看少爷
    的样子,心裏佩服,少爷就是少爷,马上就镇定下来,根本看不出什么破绽。
        只听少爷说道,「何叔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就是近来布行裏有几件事须跟少爷说一下……」
        少爷已经开始和老何聊了起来,都是关于卢家布行生意上的事情,我就是听
    也听不懂。我躺在书桌下面,心裏盼着老何快点走,我擡起头来却看到少爷对着
    我笑了一下,把双脚伸了过来,一下踩在我的大奶子上,双腿上下运动,用他的
    脚揉着我的大奶,我的脸突然一下子红了起来,相公就在身边,而我却在一帘之
    隔的书桌底下被少爷恣意地用脚玩弄着大奶子,而这个男人却是只有十五岁的少
    爷。强烈的羞耻占据了我的心,同时还産生了前所未有的刺激。这时少爷伸脚过
    来想挑开我的衣服,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尽管很差耻,还是顺从地解开了衣
    服,把少爷的脚放在奶子上,用奶头轻轻磨擦。少爷一边揉搓,一边跟老何聊天,
    他根本没有看着我,而是看着老何的方向,他完全就是凭感觉玩我的奶子,我的
    奶子早被他玩得熟了,他用双脚的脚趾分别夹着我左右两只的奶头,踩住我的奶
    子,然后从内往外做着转圈运动,转了一会又向相反方向转,把我的奶头拉起来,
    又重重踏下来,用揉、搓、擦、捏各种脚法玩弄着我的奶子,他的脚就跟手一样
    灵活,用脚也能玩出跟手一样的花样来。我挺着大奶子被少爷踩在脚下,脸红扑
    扑的,心裏面却更加兴奋。
        玩了一会儿,突然少爷把椅子向前挪了挪,装作很认真听老何说话的神态,
    手在下面向我招了招手,脚也踢一踢我的奶子,我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坐了
    起来,这时他的手却一把抓住我的头,捏着鸡巴一下塞进了我的嘴裏,我的小嘴
    已经被他的大鸡巴塞满了,我擡起头,幽怨地望着他,他双手扶着我的头,把他
    的双脚架在我的肩膀上,紧紧夹着我的头,然后鸡巴就慢慢地在我的口中挺动起
    来,他的上身却一动也不动,在我相公面前看起来很正常的样子,就这样,少爷
    在我相公面前让我爲他口交着,看得出少爷很满面足。
        这时,少爷的神态越来越不自然,鸡巴深入我口裏时间也越来越长,双手也
    紧紧按着我的头,果然,一阵颤抖后,少爷的精液裏突然在我口中爆发,鸡巴一
    下一下地收缩着,精液在我口中狂洩,我不敢乱动,也不敢发出声响,只能拼命
    地吞咽着他的精液,一些来不及吞咽的精液从我的嘴角流下来,滴在地上,少爷
    的鸡巴在我嘴裏射完精后还没有退出来,还继续插在我的嘴裏,享受着在我口中
    的舒适感。
        这时老何头也发现少爷有点不正常,问道:「少爷,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
        只见少爷摇了摇脖子,说道:「可能这段时间读书太累了,要不何叔你明晚
    再来吧……」
        「既然是这样,那少爷你早点休息了……」老何头顿了顿说道,「不知少爷
    有没有见到玉珍」少爷愣了一下,我心裏面不由得也一阵紧张,要是被老何发现
    了,我以后也不用做人了。不过少爷反应还是快,说道:「珍娘?我刚才叫她去
    厨房拿点吃的,现在应该快回来了吧……」
        「哦……是这样……那不打扰少爷了,告辞……」
        「何叔你慢走……」
        看到老何走了很远后,这时少爷才把鸡巴抽出来,让我站起来,我拍了拍胸
    口,「终于走了,我相公没有发现我吧……」「没有呢,刚才当着何叔的面干着
    你骚嘴,让我爽得很呢,真想让何叔看看你被我干着时的骚样……」我眼圈一红,
    差点掉下泪来,少爷忙说:「珍娘,我跟你说笑的,我怎么会这么样呢……」这
    是我才破涕爲笑,用指尖顶了顶他的脑门说道:「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在相公
    面前这样给你干了,你还要说人家……」
        少爷也笑了起来,抓着自已的鸡巴说道:「珍娘,我还没有过瘾呢,你看,
    现在又硬起来了……」我一看,刚才软下来的鸡巴又立起来了,我苦着脸说道:
    「可我的嘴很累了,不能帮少爷洩出来了……」只听少爷神秘地笑起来说道:「
    除了干你的小嘴以外,珍娘还有一个地方给骏儿干……」「还有什么地方……」
    我很好奇,在我的认识中,只有正常的插穴,口交也只是听说过,从没做过,听
    少爷的意思说,除了这两种还有其它方法,少爷一把抓住我的一对奶子说,「就
    是你的奶子,俗语叫做打奶炮……哈……哈……珍娘,我要干你的奶子……」「
    奶子也可以用来干的吗?少爷,你怎么知道的?」我红着脸问,「我从书上看来
    的,珍娘,你的奶子这么大,不用太浪费了,用你的大骚奶给骏儿打一炮吧……」
    少爷摇着我的双乳说道。「少爷真厉害,好象什么都懂……读书就是好……珍娘
    连字也不识几个……」我不无羡慕地说。
        少爷把我拖在他的大床,脱掉我的上衣,让我躺在床上,少爷这时也上了床,
    笑嘻嘻地说道:「珍娘,你的奶子简直是打奶炮的极品,怎么我以前没有发现呢?
    真笨……」少爷抓着我的奶子向中间一挤,形成了一条长长的乳沟,然后把他的
    大鸡巴放在了我的乳沟裏,然后让我双手托起自已的大奶子,我娇羞着低头一看,
    少爷的鸡巴完全没入了我的奶子了裏面,就像慈爱的母亲张开双臂抱着自已的儿
    子,这时少爷双抓紧了我的大奶子,像插着小穴一样,一下一下地抽送了起来,
    一边干着我的大奶子。
        「啊……珍娘……你的大骚奶……真好干啊……啊……啊……好爽……」就
    这样抽插了几百下,这时少爷有点累了,微微地喘息着,看着我说道:「珍娘,
    你能动动你的奶子来给我乳交吗?」「是这样吗?少爷」我抓着双奶上下搓动,
    蕩起了一阵阵乳波,「啊……对……珍娘真聪明……骏儿还没有教你就会了……」
    少爷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而我卖力的搓动着,一对大白奶在我胸前上下翻飞,少
    爷的鸡巴在我的奶子裏出出进进,我一边给少爷奶交,一边深情的望着少爷,过
    了一会,只见少爷的呼吸越来越重了,喘息声也越来越大,「快一点……」我听
    到后马上加快了搓动速度,我的奶子感受到少爷鸡巴不断的抖动,我知道到少爷
    快射了,果然不一会,从我的乳沟喷射出一股精液,这时少爷马上爬起来,蹲在
    我的奶子前面,一手快速搓动鸡巴,把精液射到我的脸上、奶子上,我闭上了眼
    睛,任由少爷的精液挥洒向我的全身。
        从此以后,少爷喜欢上了操我的奶子,而我也因爲能多一个地方给少爷操而
    自豪,一连几天,少爷都在我的奶子上发洩着,而我想出了一种被少爷命名爲「
    口乳交」的花样,就是我用我的奶子我小嘴在少爷的鸡巴上同时抚弄的方法,在
    我的脑后放着一个大枕头,把我的脑袋顶起,我把奶子托得高高的,小嘴刚好贴
    胸前,少爷像骑马一样骑在我身上,把鸡巴放在我的乳沟裏,我夹着少爷的鸡巴,
    同时张着小骚嘴,让少爷的鸡巴可以穿过我的奶子,直接插进我的小骚嘴裏,少
    爷高潮的时候,直接射进我的嘴裏,这样就让少爷能同时享受打奶炮和打嘴炮的
    服务,这归功于我的奶子够大而且少爷的鸡巴够长,而且我在给少爷乳交的时候,
    不是单调的上下搓动,而是两个奶子左右交叉搓动,时而用我的大奶头磨擦一下,
    时而亲一下少爷的龟头,舔一下少爷的马眼,时而挑逗地望着少爷,少爷别提高
    兴死了,一边抓着我的奶子干着,一边夸我乖巧懂事。
        有时少爷见我太累,就让我休息一下,他拿来一条柔软的布条,把我的整个
    奶子绑起来,这样我的奶子不用挤就形成了一个洞,接着少爷把他的大鸡巴插入
    我的「奶穴」中,扶着我的头,就这样干着我的奶子,而我也顺便可以休息一下,
    看着火热的大鸡巴在我的乳沟裏进进出出,慈爱地望着少爷,轻轻地亲着少爷的
    鸡巴。
        几天后,我的月事过了。我在少爷房裏,和少爷一起躺在床上,少爷搂着我
    的头,我趴在少爷的双腿间,吸吮着少爷的鸡巴。少爷轻轻地抚摸我的长发,这
    时我擡起头来,对少爷说道:「少爷,你想操珍娘的大奶子吗?今天你还没操过
    呢……」同时摇了摇我的大骚奶,少爷眼睛一亮,伸手过来双手捉住我的大奶子,
    用力一拉,我就被揪着奶子拉进了少爷怀裏,少爷揽着我的腰,吻上了我的小嘴,
    我也热烈地迎合着,小穴也兴奋地流出淫水来。少爷松开我的嘴,笑着说道:「
    想起珍娘还有一个地方骏儿没有干过呢,今天就给骏儿干了吧……」我红着脸答
    道:「少爷,哪裏还有你没干过的地方啊,我的小嘴、我的奶子、甚至的小穴都
    给你干过了,虽然隔着裤子给少爷干……但少爷也爽得很啊……」这时我像突然
    想起了什么,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少爷你不是想直接干我的小穴吧,这样不行
    呀,你也答应了我的,平时隔着裤子被你插插还行,要是真的被你直接干了,珍
    娘也没脸去见我相公了」「要不……珍娘现在就穿上裤子让你干一炮吧……让你
    射在裏面……好不好嘛……少爷……」我象小女子一样向少爷撒着娇说道。少爷
    哈哈大笑说道:「谁说要干你的小穴了,我要干的是你的……这裏……」说着他
    手伸向我的下身,穿过我湿润的小穴,停在我的屁眼上,手指一下顶了一节进去
    ……
        「啊————」我毫无防备地叫了一声,红着脸说道:「羞死了,……少爷。
    你真坏……」「珍娘这裏没被人干过吧??」少爷笑嘻嘻地问道,「没有,这裏
    也能干的吗?会不会很疼??」我红着脸问道,「没有??太好了……」他兴奋
    坐了起来,接着说道:「不疼的,我早準备好了,你看,这是什么……」他从枕
    头低下拿出一瓶东西出来,说道:「这是润滑剂,也叫洋油,在洋行裏买的,这
    东西好贵呢,把这东西抹在你的屁眼裏,再插就不疼的……」「可是……」我低
    声说道,「不用担心……」少爷打断了我的说话说道,「珍娘的屁眼只是让骏儿
    多一个能发洩的地方而已,这样不算对不起何叔……」我自从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