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家有爱母 更多>>
 

    家有爱母

    时间:2018-09-13 小正近来一直很不开心,在学校里被老师骂,到家里又被老爸一顿猛K。
    合上书本,小正呆呆的望着窗外,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走出校门,操场上校队的几个家伙正在那里踢球。若是往日,小正或许也正和他们在一起,可今天……
    小正现在正是高三,过了年就要大考。或许真的是天资不行,虽然他一直都很努力,可在校里的排名却老是拖在后面。十八岁的男孩子,身高有一米七五,可在校里还常常受到同学的欺侮。
    北方的天黑得快,校里的老师、同学们陆陆续续的回家。校园很快就静下来,除了家属院那边透出微弱的灯光,食堂里偶尔有人进出外,就连平日那勤快的看门老伯,此刻也吃罢了饭,猫在屋里偷偷的看起电视来。
    小正低头看了看表,6点半,不知他走了没有?
    早上,老爸说今晚要坐火车到南部开会,大概要去上半个月。「时间越长越好,最好过个一年两年的……」小正嘟着嘴,从座位上站起来。
    学校建在市郊,一到了傍晚,马路上都空蕩蕩的了。还没到冬季,可这几天气温却下降很明显,即便是穿了毛衣,小正还是有些冷。
    「唉……」小正歎了口气,双手捂着衣领,往家里一步步挪动。
    家离学校并不远,所以小正向来只是步行,父母也觉得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锻炼锻炼有好处。
    「不知老爸走了没有?」小正最关心的就是这件事,脚步也放慢了许多。
    「哎!小正在这里!」三个看似喝酒的少年从胡同里钻出,其中的一个指着小正叫道:「嘿嘿,又碰到他了……」
    *************************
    美娴在市委工作,是市委常秀叶大全的秘书。同龄的姐妹都羡慕她工作好,在市委、又是几大巨头之一的秘书,论职位虽然说不上什么,可在市里办事却方便得多。
    自己的苦只有自己知道,美娴做得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快乐。通常人们觉得做秘书的只是给领导提提包,泡杯水什么的,其实领导做的哪件公务,不得秘书下去跑啊,做好了,这是你的本份,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那就吃不了兜着走。
    工作辛苦美娴倒也没觉什么,毕竟这是份内之事,再说也是为了生存,让她难以忍受的是叶委员那色色的目光和老是挥来挥去的那双手。
    叶大全主管政法工作,在市委来说,他是除了书记和市长的第三把手,一段时间以来人们纷纷传言,老书记退了后,姓叶的已被内订为接班人。
    叶委员工作有法,政绩鲜明,可他也有个男人的通病——好色。
    平日里常往歌舞厅、桑拿浴室去消遣,时间长了,好象刺激性渐渐消退,竟打起美娴的主意来。美娴过年就四十岁了,可从外表看上去,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披肩的秀髮,丰满挺拨的酥胸,依旧纤细的柳腰,紧绷微翘的玉臀,所有女人的诱人之处不仅没有随年华离她而去,反倒越发的张扬,就象熟透的樱桃似的,越是成熟,给人的诱惑越大。
    叶委员为官日久,并不敢象对待舞小姐那样放肆,他要凭自己的风度和手段让美娴自愿送到床上来。
    自从有了这个打算之后,叶委员对美娴的语气亲切了许多,今天从外面给她带一件鲜花,第二天考察制衣厂又为她挑件衣服……美娴不敢不要,叶委员说:「你要是不喜欢,就把它扔了。」领导送的东西,怎么敢说不喜欢呢?
    美娴把那些礼物一一的收下来,她要等到适当的时候送还给他。可叶委员不乾,过了几天如果她还没有穿出来,他就问:「小娴,那件衣服怎么不穿上试试?是不是送人了?」
    「嗯,是捨不得穿那么高级的……」美娴低声的回答,悄悄的把手从叶委员手里抽出。
    「哦,是这样啊,你就穿吧,往后我会多帮你留意的。」叶委员说着,装作看美娴手里的文件,把勃起的下部顶在她屁股上。
    臀部被硬梆梆的阳具磨擦,美娴不由的轻呼出来:「嗯…叶先生,这份文件您如果没什么意见,我就叫小王去打。」说着她转过身,把文件递到叶委员手里,心里却在骂着:「老色狼,总有一天死在女人手上。」
    叶委员大度的伸出手,接文件的同时捏了美娴一把,「这份文件不急,明天再打也不晚。」他的手并没有去拿文件,而是在美娴的手上轻轻磨擦。
    「……」美娴无奈的望向窗外,手就那么呆呆的停住,既不敢撒手让文件掉落,也不敢抽回。
    窗外车水马龙,人们象每天一样在来回穿梭。碰上这种事该怎么办呢?
    丈夫今天出门了,再说既便是他在家里也不一定敢怎样,他的那个副局长还是姓叶的亲自提拨才当上的。
    「小娴,」叶委员好象觉出了什么,把文件往桌上一丢,挨着美娴往外看。美娴身上穿的是他前两天从京城带回来的丝质长裙,柔顺的布料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叶委员清了清嗓子,说:「听说你家小正学业不大好?」
    「嗯。」
    「现在的孩子都这样,我家阳阳这些年老是排最后一名,」叶委员歎了口气,又往美娴那边移了移,「不过你放心,小正的工作我包了,」说着,叶大全伸出手,在美娴的臀上拍了两下。
    真诱人的屁股,拍起来弹性十足,要是能从后面乾进去,两手摸着这里……叶大全越想越是得意,不觉多拍了几下,「我包了……」
    美娴想发作,却不得不考虑小正的事,「那您说话可要算话啊?」
    「我当然说话算话,你看进公安局怎么样?」见到美娴并没有反对,老叶索性把手放在那里,静静的体会美臀的体温。
    这个老流氓!美娴咬了咬牙,把气咽到肚里,若无其事的回答他:「公安局工作黑白不分,忙起来几个月也不回家一趟,有什么好?」
    「说的也是,那你看进法院呢?」老叶色迷心软,心说:「只要你和我上床,让他进市委我都给你办到。」
    「进法院是不错,只是……」美娴不由的抖了一下,姓叶的把手按在臀上,手指颳着股沟,这种轻薄的举动实在让人受不了。
    「只是什么?」老叶放得更开,就如在舞厅里玩小姐那样,手指用力的抓紧臀肉,又忽的放开,不时的把手指挑向大腿夹着的妙处。
    「嗯……」美娴轻声的呼了口气,玉手伸向后面,去搬老叶的手掌,「他一个高中毕业生,可……不是说进就进得了…啊……」
    身前的美人语带娇喘,老叶的心里乐开了花,一手握住美娴的手腕,另一手在肉臀上大力搓揉,「我不是说了么,我包了!我的话你也不信?」
    「信……我信……」美娴无力的哀求,「叶先生,你不要……摸人家那里……」
    「在一块工作,轻松轻松怕什么?」
    「要是我老公知道,他会打死我的!」
    「老杨啊,他不会的,你告诉他,等我当了市委书记,他就可把局长前面那个副字去掉。」老叶说着,弯下腰,把美娴的裙子慢慢的向上捲……
    「不行!」美娴大声的叫起来,如果再让他做下去,真不知会到哪种地步。
    回到家,美娴的心还在突突的跳,出了这种事,该怎么办呢?若不是最后关头上那一声吼,今天肯定要被姓叶的破了贞洁。
    桌上放着老公的字条,说是要自己照顾好小正,最重要的是别让他贪玩,等他回家时要让小正有点进步。
    美娴真想哭,为了小正,也为了老公,自己才受那男人的轻薄,只是……只是日后可怎么上班?下次他再那样要怎么才能躲开呢?
    做完了晚饭,已快七点了,美娴看了看表,耽心起小正来。这孩子,该不会是他爸今早说了两句,就拖着不回来吧?想到这儿,美娴顾不得天冷,只穿着那件裙子就从家里出来。
    先是到了学校,看门的老头说孩子们都走了,她还是不甘心的到小正的教室去看了一下,整个校园里空蕩蕩的,哪有儿子的影子?
    校门口的不远处有一条叉道,是通向一处乾涸的水塘,莫不是去了那里?
    近冬的北方,七点天就大黑了,好在月光明亮,美娴一个人乍着胆子,往小路上走去。
    远远的看见水塘里有几个人影在动,美娴害怕的放慢脚步,若是碰上坏人,自己又穿得这么耀眼……
    「我做……我做……」一个男孩求饶的说着,却正是小正的声音,美娴心里一惊,快步跑过去。
    小正正趴在土地上,在地上爬,「你们是谁?怎么这样欺侮小正?」
    美娴大声的责难.
    借着月光,美娴清楚的发现少阳也在这里,正两手叉腰,指挥小正前进的方向,另两个男孩见到美娴,收回踢向小正的腿,低着头,好象和自己无关.
    「娴姨?」叶少阳不自然的问道,由于工作上的关係,美娴曾去过叶委员家里,见过几次面。
    「少阳!」原来真的是这孩子,美娴放下心来,大声的斥道:「你们在乾什么?我要告诉你爸爸!」
    「别呀,姨,我们只是在做游戏,小正自己说他要做马,爬给我们看的。」叶少阳一脸的委屈,对小正说:「小正,你自己告诉阿姨,是不是你自己要做的?」
    旁边的两个孩子见到少阳并没有害怕,也壮了胆子,语带威胁的沖小正喊道:「说呀!是不是你自己要做的?」
    「你们!」美娴气得挥起手,朝少阳打过去。少阳一闪,她的手就落空了,「阿姨,你别打我呀……」叶少阳口气变粗,朝美娴跨了一步。
    「妈,是……是我自己要爬的……」小正懦懦的点头,两手还是撑着地,想是跪了很久,一时站不起来。
    「娴姨你听到了吧,小正要爬给我们看,我们可没欺侮他。」叶少阳从怀里掏出根烟,叨在嘴上,旁边的一个立刻打着火机,帮他点燃。
    「你怎么这么说话,没大没小的!」美娴万没想到小正让他们欺侮到这种地步,受了委屈竟然也不敢说.
    「娴姨,您这是怎么说话呢?」叶少阳吸了口烟,放肆的喷在美娴脸上,「您不就是我爸的一个秘书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美娴气得说不出话来,抡圆了巴掌朝叶少阳打去。
    叶少阳好象防着她这手,头一闪,反到抓住美娴的手腕。「娴姨,你别说打就打啊?」叶少阳拽着美娴的手,两眼放出兇光。
    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美娴噁心的想吐,这小子仗着他爸的势力看来一定欺侮小正很久了,本想是训他一顿,赶快把小正领回家,谁知他不仅不怕,看样子连自己都想打。美娴瞪着叶少阳,气得大口喘气。鼓胀的两粒大奶在急喘之下,一起一伏的轻摇,诱人的体香传到叶少阳鼻中,他下面的小弟一下就硬了。
    「娴姨,怎么不说话了?」叶少阳手握得更加用力,两眼直勾勾的盯在美娴的胸前。
    「你放手!」美娴大声的叫,她从叶少阳的脸上隐隐的看出什么,这孩子狂傲惯了,要管他只有叶委员才做得到,听他身上的酒气,如果不尽快和儿子离开这里,没準会发生什么事。
    「娴姨,你……」叶少阳没有放手的意思,朝美娴又靠近了些。
    「你们放开我妈!」小正从地上站起来,想要把母亲和叶少阳分开.
    「你找死啊?」另两个男孩见到叶少阳和美娴摆了个平手,胆子跟着大起来,一个用力一蹬,小正被踢倒在地,「老老实实的别动!」
    「你们别打小正,」美娴用力的想要挣脱,哪知叶少阳顺势把另一手也抓住。
    「少阳,你把手放开.」美娴声音弱了很多,心想:今天先躲开他们,明天就算让那老色鬼弄了,也要让他管管儿子,最起码不能再让小正受到欺侮。
    「娴…姨!」叶少阳拉着美娴的左手,放在自己脸上摸,「你刚才不是要打吗?现在可以打了,我不还手。」说着,他拿着美娴的手在脸上拍,「人说打是亲骂是爱,你就多打几下。」
    「你!你再不放开我,明天我告诉你爸爸!」
    「告诉我爸又能怎样,他和小姐们上床我都偷着拍了照片,他会说我么?」叶少阳说着伸出舌头,在美娴的手上轻轻地舔起来。
    美娴气得要死,可又无可奈何,他的手力量很重,根本就撑不开,情急之下,抬起腿照着他的下阴踢过去。
    叶少阳正癡心的舔着手指,没料到美娴会有这么一下,好在美娴并没有踢到正处,只是把大腿根踢得生疼,「哎哟!」叶少阳夸张的大叫,「娴姨,你踢到我鸡巴了!」
    「………」美娴气得说不出话,两腿交错着前踢。
    「哟,您怎么这么大气啊,再踢裙子要扯了。」叶少阳一边闪避,一边盯着美娴踢过来的腿,找準机会一抄,就把她的右腿抓住。
    美娴一条腿在地上支撑,站得不稳,叶少阳左手拉着美娴的大腿,右手一揽,就把美娴抱住。
    「阿姨,这也太亲热了吧,怎么钻到我怀里来了?」叶少阳粗鲁的笑着,把嘴贴在美娴的粉脸上。
    旁边的小正看到妈妈受辱,急急的沖过来,却被另两个人拳脚交加,又打在地上。
    「你们两个把小正按住,娴姨和我要快活快活。」少阳一边大笑,一边把手摸向美臀,「娴姨,你屁股真翘!」
    「少…少阳,你把阿姨放开……」手脚都被他制住,小正也被他们踢打,除了说好话,美娴已没了主意。
    叶少阳轻咬着美娴的耳朵,左手用力的高抬,美娴只得翘起脚尖,两手搭在他肩上才勉强站住,「少…阳,把阿姨放下来好不好?」
    「好啊,不过阿姨刚才那么兇,还把我鸡巴踢疼了,你说怎么办?」
    叶少阳借着酒气,后面的手粗鲁的抓住肉臀。
    叶少阳自幼成绩不好,小学时降了几次级,现在已经二十岁了,对于男女之事,虽不敢比他老爸,可在那方面的经历却也足以让人吃惊.叶大全是个色鬼,市公安局每次查到黄片,都有一部分送到他那里,久而久之,家里的片子数不胜数。老叶自以为藏得很巧,却不知宝贝儿子早就偷偷地开始看了,不仅看,叶少阳还常常到市效的芬兰阁、百花歌厅等地方实习,在性这方面算得上老手。
    酒后的叶少阳,正没事找事,想带着哥几个去舞厅玩玩,没想到半路上碰到小正,更没想到竟可以抱到小正妈。美娴身上那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风情,诱人的体香,都使叶少阳着迷。
    「你…说怎么办?」美娴轻轻的,想哄他快点放手。
    「阿姨,」
    「嗯?」
    「我鸡巴疼。」叶少阳嘿嘿的笑着,放肆的看着美娴的脸。
    「别胡说,你还小,别想坏事……」
    「我是说实话,您真踢疼了我,好象肿了。」叶少阳一边说,一边拉着美娴的手,让她按在裤裆上,「您摸摸试试,都这么大了。」
    「不行!」美娴不敢大声说话,那一边小正正被两个男孩压住,背朝着这边,「少阳不能这么做,我是小正的母亲,还是你爸的秘书……」美娴慌乱的移动手指,想要躲开,却被叶少阳死死的按在上面,她的手指一动,变成了想要摸他那里似的,一下下碰到少阳的鸡巴。
    「这才好嘛,娴姨,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竟会主动的摸我鸡巴。」
    少阳大声的说,故意要让小正听到。
    「妈,你?……,叶少阳,你别动我妈!」小正急得直踢腿,却怎么也挣不开身上的两个男孩。
    「小正,妈没有……,少阳…少阳…你……」
    叶少阳趁着美娴扭头说话的空档,拉着她的手松开腰带,把她的手伸到内裤里.热乎乎的阳具摸在手中,美娴不由的吓了一跳。
    「少阳……,不要这样对阿姨,小…正还在那边呢……」
    「娴姨,你要是想小正没事,就好好的给我捏捏。」叶少阳带动美娴的手指,在鸡巴上套动起来。
    「今天…今天的事就当阿姨错了,你让他们把小正放开,阿姨也不告诉你爸,行不行?」美娴无奈的移动手指,另一手只得紧搂住少阳的脖子,否则的话就会摔倒,这小坏蛋更不知会做什么了。
    「行。娴姨求我我当然没问题,可我也要求您一件事,您答应了,以后小正不会有人敢欺侮他,您若是不答应,那就不好说了。」
    「什么事?」虽然知道不会是好事,可自己又不能就让他这样玩下去。
    「我长这么大从没吃过奶,不知阿姨可不可以……」
    「不……不……」
    「不行吗?」叶少阳左手高抬,美娴的身子斜着被他架高,一只脚在地上蹦来蹦去。
    「不……,少阳,阿姨求你,先把阿姨放下来……」随着跳动,美娴的两个奶子在叶少阳脸上摇来蕩去,更加激起他的慾火。
    「行还是不行?」这个方法果然好用,叶少阳抽出右手,索性把美娴的另一条腿也架起来。
    「不……要。」美娴两腿都被他抱住,无奈的在少阳怀里扭打。
    「哪有这样说不要的,您的整个身子都给了我,还说不要?」叶少阳软硬不吃,任凭美娴在身上扭动。
    「妈!叶少阳!」听到少阳的话,小正历声叫着。
    「少阳,你让他们别打小正,把小正先放开.」
    「您是想让小正看到您在我身上的样子么,那好啊,国升,你们……」
    话还没说完,美娴就用手堵住少阳的嘴,「不用了,不用了……」
    「这么说,您是同意了?」
    美娴无力的点了点头,这里白日里尚少人烟,想指望有人来救是不可能的,再说,这样子若被人看到,传出去的话,可怎么活?
    「这才是我的好娴姨嘛,」叶少阳说着,两腿一屈跪在地上,头一低,把美娴压在身下。
    「娴姨,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可别和我玩花招。」
    美娴闭着眼,任凭少阳从肩上褪下裙带,两个大奶从胸前弹起。
    「少阳,阿姨求你小声点儿,别让小正听到……」
    「嗯,只要您不玩花招,我当然不会大声了,」少阳一手一个,把玩起奶头来,「娴姨,你的咪咪真棒,比做小姐的还滑溜呢。」
    「你…快点吧,太长了小正会知道……」少阳的手指紧紧的捻着奶头,虽然疼痛万分,可美娴也不也叫出来,毕竟儿子就在不远处,要让他知道……
    「快点?快点什么?」叶少阳拍了拍奶子,故作不解的问道。
    「吃…快点吃……」
    「阿姨,你想必是很久没做爱了吧,怎么比我还急呢?」叶少阳说着,俯下身,在奶子上亲了一下。
    「别说话,少阳,阿姨求你……」
    奶头在叶少阳的玩弄之下,竟然挺了起来,叶少阳知道这是好现象,当下也就低下头,细心的含住奶子,技巧的舔弄。
    「嗯……嗯……」少阳的力量很大,舔的美娴不由的发出哼声。
    「阿姨,我舔的还好吧?」
    「……」
    「娴姨,我问你话呢?少阳舔的好不好?」
    「不要说话……少阳……嗯……你轻一点儿……」
    「好不好嘛,阿姨还没回答我呢?」叶少阳说着,拉过美娴的手,让她摸住自己的鸡巴,美娴很快就躲开.
    「嗯……少阳……说好是吃奶的……嗯……不要说了不算……」奶子被叶少阳逗得心慌,美娴无力的反抗道。
    「那,我吃您的奶,您帮我摸摸鸡巴怕什么?」
    「不要说鸡……」美娴娇喘连连,奶子在他的摆弄下越发的傲人,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出。
    美娴的反应少阳一一看在眼里,又拿着她的手让她握住鸡巴,坚挺的肉棍握在手里,美娴却好象有了依靠似的,既不再躲开,也不在上面做什么.
    「娴姨,你说我是小孩子,可我的鸡巴象是孩子吗?不瞒你说,我常到舞厅打炮。」
    「嗯……少阳,你轻一点儿……阿姨……那里痛啊……嗯……」美娴的手在少阳的鸡巴上不觉的动了起来,这坏蛋的家伙硬得象铁棍,摸得美娴浑身酥软。
    「娴姨你说话呀,我这根宝贝就连舞小姐都怕。」少阳一边说,一边拉着裙子往下褪,一直拉到腰上。
    白天叶大全的挑逗、儿子的晚归、儿子的懦弱、叶少阳的威胁和玩弄,这一切全发生在自己身上,美娴象是已被击倒,再也没了反抗的心情,像是配合似的挺起腰,让少阳把裙子脱下去。
    「娴姨,我真爱死你了,快回答我的问题,我鸡巴摸起来够不够劲?」
    叶少阳把自己和美娴的内裤全部扔到一边,手指探向美娴的小穴。
    「够劲……嗯……少阳,你不要挖……」美娴夹紧大腿,玉手用力的套着鸡巴。
    「娴姨,你……这里都出水了,」叶少阳分开美娴的双腿,手指在小穴中抽插,「我最喜欢水多的女人了!」
    「嗯……少阳……嗯……少阳……」
    「娴姨,是不是想让我这根鸡巴乾你?」
    「嗯……嗯……」美娴轻声的呻吟,手指活动的更快。
    叶少阳扶着美娴的手腕,美娴知趣的带动肉棒,两腿微张,搭在少阳的腰上。
    「娴姨,我可要进去了。」
    「嗯……嗯……哦……小阳……轻轻的来……」
    叶少阳挺动阳具,朝着美娴的蜜穴一插,两人交合在一处。
    「娴姨……你……舒不舒服?」
    「嗯……嗯……」美娴只是娇喘,哪还说得出话。
    「姨的穴真紧……夹得少阳好爽啊……」叶少阳两手拖着美娴的大腿,放肆的喊出来。
    「嗯……少阳……嗯……大鸡……嗯……」
    「娴姨……你的水好多……操起来好棒……」
    「……少阳……嗯……少阳……嗯……」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大。
    不远的地方,小正无力的被压在地上,听着叶少阳和妈妈的喊声,泪水早已模湖了双眼。
    **************************
    发洩完的叶少阳带着两个同伙消失在夜色中,美娴无力的躺在地上,疲惫的闭着眼。
    叶少阳正值情慾暴涌的年龄,强壮的身躯加上技巧的爱抚,给美娴带来一种从没有过的震憾。青春的活力,略带旋虐的冲击,竟使她从最初的反抗,慢慢的变成承受,到了后来,竟不由自主的迎合,这一切,都让她想不通。
    难道——我的本性就是这样?为何在儿子被人欺侮的时候,自己竟会产生高潮?而且那种感觉就是和老公也没有过的,夹杂着害怕,心慌,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小正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刚才那两个家伙怕他反抗,打得他鼻青脸肿,更让他痛心的,却是——妈妈一定被叶少阳乾了!小正虽没有做过爱,可是听刚才的声音,他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推断。
    长久的沉寂之后,小正拖着腿,朝妈妈走过来。
    「妈,妈。」
    「小正……你先别过来!」美娴慌的从地上站起,还没拉正裙带,小正就到了跟前。
    「……」
    眼前的妈妈秀髮散乱,尚未挂好的裙带下,露出大半个乳房。象淋过雨似的,整条裙子乱乱的贴在身上,被撕开的裙角中间,一截白嫩、浑圆的大腿显露出来,伴随着她的呼吸,轻轻的抖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