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中学校园秘闻录之追艳记 第十一章 挡不住的诱惑 更多>>
 

    中学校园秘闻录之追艳记 第十一章 挡不住的诱惑

    时间:2018-07-11 我静悄悄的推开虚掩的门,走进了庄玲的房间。
      这是一间少女的闺房,布置的高贵而典雅。屋角摆着一张席梦思床,床旁是个小而精緻的梳妆台。古色古香的檀木壁橱,紧挨着的是大屏幕的彩电。房间正中有张长桌,洁白的桌布几乎垂到了地面。屋里瀰漫着那熟悉的茉莉花香。
      庄玲正斜靠在桌旁的软椅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一屁股坐到了她身边,大声的喘了几口气。
      「你饿了吧?」庄玲用同情的眼神望着我说,「我给你叫了外卖。呶,在桌上,快吃吧!」
      我点了点头,毫不客气的抓过饭盒,狼吞虎嚥的吃了起来。
      「你今天表现的不错,没有乱跑乱动,现在姐姐打赏你。」庄玲抿嘴笑道,「不过,明天还要继续努力哦。」
      我听的骨头也酥了,满口应承,一边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调笑,一边开怀大嚼,很快消灭了所有能塞得进嘴的东西。她见我吃饱了,笑着收拾了桌上的残汁碎骨,然后又回到软椅上陪我聊天。
      在肚子已经充分填饱了之后,我定了定神,这才注意起她的打扮。庄玲显然是刚洗过澡,身上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湿漉漉的长髮垂在两个饱满的乳房之间,有风吹过的时候,我心跳都要停止了。她穿着浅蓝色的短袖短裤,粉藕似的玉臂白的耀眼,修长的双腿蜷曲在椅子上,笑颊如花,清丽脱俗。
      饱暖思淫慾,这话真是一点也没错。我的小弟弟继肚子之后发出了渴求进餐的信号。灯下看美人,越看越冲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上次她半裸着玉体被我压在身下的图像,又有点儿心猿意马了。
      「讨厌,你在看什么嘛!」庄玲发现我色迷迷的眼光老在她胸前腰下打转,红着脸骂了一句,伸手把衬衫的领口整了整。这个动作充满了诱惑,我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她在故意的勾引我!
      这个想法让我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不过,回想起我和她的两次见面,有些细节不断的在我脑海里重现。
      她第一次和我在小饭店相逢时,穿的就相当性感惹火,以至于我后来忍不住要强暴她。今天早上她又只穿着睡衣出来见我,对于一个并不熟悉的男孩来说,这种打扮是不是有点儿失礼?就算现在,她的衣着都嫌过于大胆,紧绷绷的衣裤充分显示出了曲线玲珑的美好身段。面对这样迷人的肉体,能控制住自己不去侵犯她的男人恐怕只有一种,就是那种某个重要功能的使用权被无情剥夺了的所谓「男人」。
      「喂,你在想什么?怎么发起呆来了?……哼,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想黄蕾。性急的小色鬼!」庄玲的话语里似乎微带醋意。毕竟,没有一个女人希望当男人陪她聊天时,内心却在想着另外一个女人的。
      「没有没有,我想她干什么?老实说,我在想你呵!」我连忙辩白。
      「我就在你身边,有话就说呗,有什么好想的?」她撇了撇嘴,显然不信我的话。我苦笑着想:这才是「假作真时真亦假」了。
      两人东拉西扯的聊了一会儿天,我正考虑今晚怎样想法赖在这里不走时,庄玲娇慵的打了个哈欠,细声细气的说:「几点了?好像时间不早了哦!」
      「你现在就要赶我走么?」我失望极了,说,「我不能再多陪你一阵吗?」
      「你应该早点儿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要不然……」庄玲说到这里掩口而笑,调皮的说,「不然明天你的体力就该吃不消了!乖,听姐姐的话,回去休息吧。」语气又温柔又亲切,像是长姐对小弟一样。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站起身,磨磨蹭蹭的嚮往挪动着步子。她见我如此听话,开心极了,笑意盈盈的说:「真乖!来,姐姐送送你!」说完,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双脚刚一落地,她突然「啊」的一声娇呼,似乎站立不稳般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前跌去。我下意识的伸手一揽,只觉一个柔软的娇躯扑进了臂弯,已是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
      时间彷彿在这一剎那停顿了。我的心咚咚跳着,想要像流氓一样紧紧搂住她大肆轻薄,却怕惹恼了她;想要像君子一样彬彬有礼的扶她起身,却又实在捨不得。
      好半晌,庄玲的脸从我肩头仰起,灵活秀美的妙目中仍带着惊悸,面色绯红的说:「好险!我……我差点儿摔倒……还好有你……」
      我不答话,只顾嗅着她说话时口里飘出的芬芳气息。她也立刻发现彼此的距离实在太近了,娇嗔的说:「你还不放开我?喂,扶我坐下嘛,别发呆啊?」边说边把头向后仰,想避免同我的气息交流。谁知道这一来却使得她原本就饱满的双峰更加的凸出。
      我的下身马上就有了反应。「你……你……你……让我……让我……亲一下……行不行?」我盯着她潮湿而丰润的红唇,结结巴巴的说。
      ──奇怪,我为什么要徵求她的意见?我上一次强暴她的勇气哪儿去了?
      庄玲的脸益发的羞红了,象徵性的扭了扭娇躯,轻歎一声道:「我还能说不行吗?」语气里微带责备,却没有生气的迹象。
      我鼓足勇气,慢慢俯下身吻她。她轻轻一闪,我的吻就落在了那白玉似的面颊上。柔滑温香的触感使我的热情急剧飙升,于是急不可耐的伸出大嘴,忙乱而又笨拙的在那娇艳的容颜上搜索着。她似拒还迎的左躲右闪,但在我不懈的努力下,终于找到了她的双唇。然后四片唇紧密的封合在了一起。
      庄玲的身子一颤,似乎想挣脱我的怀抱。但最后还是软弱的安静了下来,全身就似没有骨头一样靠在我身上。我彷彿得到了鼓励一样精神大振,贪婪的用舌头在她小嘴里翻腾,吸吮着她香甜的津液。
      很快,她的躯体就已变的滚烫,俏脸生晕,情不自禁的丁香暗吐,喉间发出了一声声压抑着的呻吟。我的双臂用力的拥紧了她,让她的酥胸紧贴在我的胸膛上,感受着肌肤相亲的快意。
      好半天过去了,直到她连气都透不过来了,我们纠缠在一起的舌头才依依不捨的暂时分离。她的双唇在经过洗礼之后显得更加滋润,像成熟的果实般诱人。
      而那半闭的星眸里,有一层朦朦胧胧的水雾在飘动,平添了几分撩人的风姿。
      「乾脆趁热打铁吧!」不知不觉间我的小弟弟已篡夺了大脑的指挥权,直接向手足下达了这道命令。于是我伸手抄到了庄玲的腿弯处,把她打横抱起,一步步向席梦思床走去。
      她的头斜靠在我的怀里,就像沉浸在绚丽的梦幻中一样,眼神炽热而茫然,任凭我的摆布。我把她的躯体平摊在床垫上,一粒一粒的解开了衬衣的纽扣,然后温柔的卸下了胸罩……一对秀气而挺拔的乳房倏的弹跳了出来,刚刚挣脱衣服的束缚,就又落入了我双手的掌握。这洋溢着青春少女活力的傲人双峰,是如此柔软光滑,弹性十足。在我的揉捏按压下,乳头很快的硬了起来,骄傲的在我的指缝间成长。
      「玲姐,你的刀呢,怎么不拿出来了?」我把嘴凑在庄玲的耳边,故意捉弄的问她。同时右手已从她光洁的背上掠过,缓缓抚上了结实而极具弹性的翘臀。
      她的双腿一下子绷紧了,俏脸变的同乳晕一样嫣红,无限娇羞的阖紧了双目,断断续续的喘息道:「小……小坏蛋,你……你又在欺负我了……啊……啊……」
      「那是因为你太美了,美的让我无法不去欺负你!」说着,我的掌缘陷进了她浑圆臀部中的那道深沟里,来回搓动着。她的反应逐渐变的热烈,朱唇微启微合,动人心魄的呻吟声如潮水般的从小嘴里吐出。几缕黑髮散乱的垂在左侧的脸上,使她看上去益发的诱人,就像是一朵渴望着雨露恩泽的鲜花。
      「……玲姐,给我吧……给我好不好?」我亲着庄玲白腻的脖颈,柔声恳求着。她羞的连眼睛也不肯睁开,长长的睫毛在轻轻的颤动。温热而好闻的气息一阵一阵的喷在我的脸上。而她那小巧的鼻尖也已渗出了细细的香汗,粉颊被汗水一蒸,更是显得娇艳欲滴,熏人欲醉。
      面对如此成熟性感的胴体,怜惜的温情和粗暴的虐欲同时在我的心里沸腾!
      胯下的小弟弟膨胀到了惊人的程度,指挥着我的双手高速灵活的在她曼妙的娇躯上游走,一时重重的拧着高耸臀部上的嫩肉,让她在疼痛中娇呼,一时又轻柔的爱抚着浑圆的乳房,用舌尖细细的舔弄,使她在极度的快感中娇喘……
      在我手口并用的强烈刺激下,庄玲显然已经陷入了情慾的狂潮。她的神情带上了几分迷乱,双臂牢牢围住了我的头颈,拚命的把我的脑袋挤压向她的乳峰。
      修长的双腿如蛇一样的弓起,纤细的腰肢有节奏的上下抖动着。而那白皙的小腹也正在微微的抽搐,伴随着的是丰臀一阵又一阵的痉窒……我好不容易才从她肢体的缠绕中抬起头,凝视着这妖娆迷人的尤物。此刻,除了佔有慾外,我的内心深处竟对她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既像是喜悦,又像是悲伤,似乎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怅惘。
      ──难道这就是爱情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但是对从没有恋爱过的我来说,这一点点心动的感觉,就已足够让我在灵与肉的困惑中沉迷。
      于是,我忘情的捧起了庄玲的面颊,喃喃的说「玲姐,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语气里带着少见的诚挚,因为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当面向一个女孩子表达爱意。
      ──或许,当时实在太年轻,年轻的心还不懂得区分肉慾和爱情,还不懂得「爱」这个字的沉重,决不是一个少年稚嫩的肩膀可以承担的。
      「我爱你!」
      听到这三个字后,庄玲的双眼蓦地里睁开了,霎也不霎的瞪着我,良久。然后那漆黑明亮的眸子里,似乎带上了一丝讽刺而酸涩的嘲笑。原本发烫的身体也慢慢的冷却了。
      看着她的表情,我的心突如其来的涌上了一股凉意。女孩子听到求爱的情话时,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的。我迎视着她的目光,试探的问:「怎么了?你不相信吗?」
      她沉默了片刻后,轻轻的笑了:「我相信!」
      我鬆了一口气,慾望又开始燃烧,迫不及待的伸手去解她的裤带。
      谁知道庄玲却拦住了我的手,用不可商量的口气说:「别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你……你想要我的话,就看你明天的行动是否成功了。」
      我沮丧极了,在这马已上鞍枪已上膛的时候,她仍然狠的下心来拒绝我。难道她竟是如此念念不忘于报复么?我隐隐觉得不安,本能告诉我事情绝不简单,庄玲一定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我,说不定正在跌进一个陷阱里。
      但不安归不安,事到临头已无法退缩了。既来之,则安之。想到这里我故态复萌的露出了流氓样,笑嘻嘻的对她说:「真刀实枪的不行!让我过过乾瘾总可以吧!」不由分说的搂住了她的腰肢,再次攻佔了挺拔的酥胸。她半推半就的迎合着,除了不让我碰到腿股间的禁区外,任凭我在她身上肆意的满足。
      正在情浓之时,庄玲的神色突然一变,把食指竖在唇上,示意我安静。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低声问道:「怎么啦?」
      「有人在叫我,你没听见么吗?」她指了指门外,压低嗓音说。我放开了她侧耳倾听,果然,寂静的走廊上若有若无的传来一声声的呼唤:「庄玲……庄玲……在哪儿……庄玲……」而且声音很快到了近处。
      「好像是谁要找你。」我有些惊慌的说,「喂,千万不能开门,不然我就被发现了。」
      「糟糕,我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庄玲看上去比我还焦急,而且显得很懊丧,说,「下午她说要来看我拍的旅游录像,我以为只是说说而已,也没放在心上。想不到她还真的来了……」
      「谁?你说的是谁?门外找你的是哪个?」我头上冒出了冷汗。这时脚步声已到了门外,有人轻轻叩着门,唤道:「庄玲,你在吗?开开门。喂……」
      这语音听来相当耳熟,我心念一转,不敢置信的望向庄玲。却见她苦笑着点了点头,低低声的说:「是的,来的是黄蕾!」
      十分抱歉,在关键的地方停住了。在这里我还要遗憾的通知大家,今后我贴文的速度将会有所放慢。因为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有将近十万字的论文和pro ject等着我去完成,而且是全英文的。繁重的负担使我不得不作这个决定,希望朋友们谅解。
      但我保证绝不会让这部小说成为图书馆里众多残篇碎段中的一员。只要一有空闲,我就会把其余部分贴出,只要你们能继续的支持我。
      我不是去潜水,只不过是去水里洗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