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爸爸的至爱 更多>>
 

    爸爸的至爱

    时间:2018-07-09 田子挺着己八个月的身孕从公共小巴上下来,秋的空气又闷又热的,走几步她己香汗淋淋,幸好父亲的家离车站不远,田子打着伞快步走着。
    进了家门,父亲听到田子的声音忙从后院走回来,看到田子闷热得俏脸通红,又心痛又是高兴,忙把田子迎入家中,先拿出一条毛巾让她抹脸,又到后院去打了一桶冰凉的井水回来,让田子抹一下身份上的粘汗。
    田子在父亲走出门后,拧了一条湿毛巾抹身子,冰凉的感觉令浑身的疲累消除了很多,田子正在抹擦身子的时候,父亲拿着一碗凉开水走了入来。田子脸红地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子,背对着父亲匆匆抹了一下胸脯,拿起父亲递过的凉开水喝着,微冻的开水令少妇仅有的一丝炎热消除了。「你胖了一点,但这副俏模样更漂亮了。」父亲看着田子因怀孕而变得更加丰满的身子,由衷地讚歎道,话语中,更带有几分暖味田子听了,俏脸一下羞得绯红。
    自从母亲去世后,她曾经单独和父亲生活了五年,是父亲用身体教会她从一个少女变成一个女人,她的身体第一次得到异性的抚摸也是来自父亲。父亲用他那坚硬无比的阴茎弄开了她封闭已久的阴道,令田子在十八岁就领略到交欢的那一种舒服的滋味。
    在家中的日子,田子经常在父亲的大手摸玩下,一次次地飘上快乐的顶峰,迷醉在父亲那熟练而又舒服的摸玩,父亲的阴茎成了田子心爱的玩具。
    「田子,你的肚子都这么大了,别太累了,爸爸会心疼的。」父亲暧昧的关心令到田子的脸更红了,那暖昧的说话令田子的心不自主地狂跳,她不由用水汪汪的凤眼白了父亲一眼,嘴角边上现出了一丝笑意。
    「爸爸,你还是这样爱讲笑的,我都已经嫁人了,连肚子都那么大了,爸爸你讲话还是这么色咪咪的。」田子又羞又脸红地说。
    父亲在沙发上坐下来,轻轻在旁边拍了一下,田子明白父亲要她坐在身边,红着脸在沙发上坐下,父亲伸手搂住她的背,一只手放肆地摸在她胀圆的肚子上,田子的脸更红了。
    她有些不安地扭拧着,父亲温柔地摸着她的肚子,说「田子,是不是想爸爸了?」那一语双意的说话,田子听了脸红地点兴头。
    父亲的大手慢慢地摸向她胀圆的乳房,痒丝丝的滑动令田子更羞了。
    她有些不安地说「爸爸,你别这样,很羞人的。」父亲在她耳边轻声说「没事的,你的身子早已让我看遍摸玩过了的,回到家了,再让爸爸玩玩,让爸爸摸摸你的奶子还是不是那么软滑,好吗?」
    父亲明白的说话令到田子又羞又有一种难言的兴奋,她的俏脸布满了绯红,体内深藏已久的,自少妇十八岁开始就被父亲挑逗起来的情慾,又在她体内深处炎热地翻腾起来。
    父亲烫热的大手摸上了田子因怀孕而变得胀圆很多的乳房,隔着单薄的衣裳,大手摀住她胀软的乳房轻佻地摸捏,阵阵舒服的酥痒从乳尖上传来。
    田子身子一阵颤慄,那种十分熟悉她身体敏感点的摸玩,令田子闭上水汪汪的羞眼,她感觉到衣扣在父亲烫热的摸玩中鬆脱了。
    温柔而又舒服的骚痒中,扣子一颗颗地鬆脱了,父亲轻轻地翻开她宽鬆的乳罩,田子两峰雪白肥胀的乳房裸露出来。因怀孕而变得胀圆白嫩的乳房上,两圈暗色的乳晕中凸起胀硬的乳头,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在颤动着,烫热的大手轻轻地摀住她胀软的乳房,手指夹住乳头轻力地揉搓着。
    触电般的酥痒从姑娘的乳尖上传来,田子的俏脸更红了,父亲轻佻而舒服熟练的摸捏,令田子的心狂跳不己。
    「田子,你的比以前更大更软滑了,捏起来更加舒服了,喜欢爸爸摸你吗?」
    乳尖上的酥痒和父亲轻佻的说话,令田子的心又羞又舒服,她张开眼睛,看到父亲的大手正抓捏住自己的乳尖,在一下下摸玩着。暗红色的乳头已被摸捏得胀硬无比,田子感到体内正升起一团熊熊的慾火,那种熟悉又羞人的感觉,令田子的脸布上了绯红。。
    「爸爸,你别讲这羞人的说话,我,我喜欢爸爸你这样摸,我,我喜欢的…」田子气喘喘地说。
    她感觉到在父亲的摸玩下,胯下又有一种难耐的骚痒和潮湿,那种熟悉又羞人的感觉,令到田子下意识地夹拢双腿,轻轻地夹搓着。
    父亲十分清楚地感受到田子的感觉,他一边摸玩着她胀圆的乳房,一边在她绯红的俏脸上吻着,不时捏住她的乳头轻力逗玩着,田子肥胖的身子偎在父亲怀里,舒服地蠕动着。「田子,你下面是不是又开始发痒了,爸爸有一段时间没有玩过你下面的地方了,让爸爸看看有没有象奶子一样变得肥大了。」
    田子更羞了,父亲温柔的说话挑逗起了田子体内的情慾,她感到阴唇上有一种羞人的骚痒,丝丝粉滑的阴水再也此不住地渗了出来。田子又羞又有一种难耐的兴奋,她绯红着脸,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父亲,眼中闪烁着火般的情慾。她张开双腿,伸手抓住裙子往上挽起,两条白嫩的长腿露出来。
    田子轻声说「爸爸,你摸摸我下面,是不是又胀软了」田子又羞又有一种说不出娇媚的软语,令父亲的手滑过她胀圆的肚子,摸向她白嫩的大腿。
    胀圆的肚子把白色的内裤硼紧,单薄的内裤使得她肥胀的肉唇凸现起来,父亲的大手轻轻地摀住她软滑的阴唇,胯下烫热的骚动带来痒丝丝的滑动,令田子的身子轻颤。
    她软软地从父亲怀里滑下来,头枕在父亲的大腿上,她敏感地感到父亲的胯下有一坚硬的凸点在她的脸旁括过,一阵熟悉的气味涌来,田子的脸更红了。
    父亲的手隔着内裤轻轻地摀住她肥胀的阴唇摸玩着,手指捏夹住她的肉唇一下下搓擦,阵阵舒服的酥痒从姑娘的阴唇上涌入,田子不由张大双腿,水汪汪的眼中散发出火般的骚情。
    「嗯,嗯,嗯…娇嗲的呻吟随着急促的呼吸从姑娘的小嘴内喷出来,田子的心在狂跳不己,下阴上父亲烫热而又熟悉的摸捏,令到姑娘的阴道里一舒服的骚动。
    蠕动不己的阴道内,更多粉滑的阴水再也此不住地从她的肉瓣间渗出来,湿透了薄薄的内裤,湿了父亲的手指。
    手指更滑地一下下在她肥胀的阴唇缝间括动着,阵阵强烈的酥痒从阴唇上涌入田子的心里,娇吟声在室内飘蕩着。「田子,这样摸你是不是更舒服些?你下面的肉唇肥胀了很多了,爸爸喜欢玩。」父亲一边摸玩着田子的阴唇一边说。
    手指从她的内裤边沿摸入去,摸到了姑娘已湿滑无比的肉唇,一阵熟悉的酥痒从阴唇传来,田子全身一震,下意识夹拢双腿,张开小嘴粗喘着。
    父亲十分熟悉她的这种感觉,他慢慢地把手指摸入她两片湿滑肥软的肉唇间,手指摸到了姑娘的阴口,己沾满粉滑阴水的手指轻轻地骚动着娇嫩的小阴口。
    「哎呀,爸爸,我,我又出水了,请你轻一点好吗?」
    「宝贝,你有多久没有让丈夫玩过你下面的小嘴巴了?怎么爸爸摸你几下就会如此呢,爸爸喜欢你,看,那些粉滑的淫汁,是那么香那么滑。」
    爸爸把那支沾满了姑娘粉滑阴水的手指伸到鼻前嗅了几下,放入嘴里吮乾净上面的阴水,田子看到父亲这种羞人的动作,羞红着脸白了父亲一眼,可心儿却十分喜欢父亲这样做。
    因为早在她少女时候,父亲经常用嘴吮吸她胯下那肥胀的阴唇,常弄得她淫水此不住,父亲用舌尖把她的阴唇舔乾净,当然把她的阴水亦舔食不少,在田子的心里,爸爸才是她的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