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少年的欲望之教师妈妈 更多>>
 

    少年的欲望之教师妈妈

    时间:2018-06-13 房间里的灯没有开,唯有我眼前的电脑散发着幽幽的萤光,我紧盯着眼前的电脑画面,一只手伸到胯下,快速套弄着被黑色蕾丝内裤包裹的肉棒,节奏随着耳机里传来的女人呻吟声和男人喘息声而不断变化,画面里的女人趴在床上,制服套裙被掀起,内裤已经不翼而飞,雪白的大屁股高高撅起,一根火热的肉棒正在女人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女人背后的男人,準确说是男孩,正不断发出低沈的喘息声,一只手扶着女人的大屁股,不时拍打一下,引来女人的低吟。
    另一只手探入女人已经被解开的制服衬衣的领口内,不断摩挲搓揉着,「林老师,怎么样?操的你爽不爽?」男孩忽然淫笑着问道。
    女人头埋在枕头里,披肩长髮披散在两边,闻言只是发出低沈的呜呜声,但大屁股扭得更加卖力了。
    「真听话,哈哈,我会让你更爽的,」说着男孩加快了冲刺速度。
    此情此景对还是处男的我产生了莫大的冲击,女人不翼而飞的内裤此刻正包裹着我的肉棒,这沾满女人淫液的原味内裤给了我极大的幻想,我幻想着视频里那个操干女人的男孩就是我,下身不断聚集的快感让我忍不住喘息起来,我想发出声音,想大声叫出来,但最终我忍住了。
    随着视频里的男孩在女人的尖叫声中内射在女人体内,我也红着眼睛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再次浸湿了女人的内裤,也与女人的淫液混合在一起。
    我失神的盯着视频已经结束的萤幕,回味着刚才的快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可以真正把肉棒塞进那个女人紧窄温暖的小穴呢?休息片刻,我急忙起身清理乾净,然后把那条散发着让我着迷的味道的内裤小心翼翼的藏好。
    过了一会,客厅传来开门声,我走出房间,一个熟悉的人影正站在门口,略显憔悴却仍然美豔动人的脸庞,一身合体的黑色制服套裙,黑丝长袜加上黑色高跟鞋,显的分外迷人,来人正是我的妈妈,林美英。
    此刻妈妈正弯腰脱鞋,那被黑色套裙包裹的无比挺翘的圆臀完整的被裙子勾勒出来,似乎都能看见里面的无限风光,我急忙挪开眼睛,免得自己丑态毕露,妈妈今年38了,但保养得当加上天生丽质,仍然是美豔动人,我也不能免俗。
    我开门的声音引起了妈妈的主意,妈妈换好鞋,抬起头看见我,「小军啊,洗过澡了吗?」「洗过澡了,妈妈,怎么这么迟才回来?」我随口问道。
    「哦,晚自习后有几个学生问问题,而且办公室还有点事,所以拖迟了一会,」妈妈答道,不知想起了什么,妈妈的脸红了一下,一闪而过,但极力注意妈妈一举一动的我,仍然看得清清楚楚。
    我点点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那我先回房间了。」
    「嗯,去吧,」说着妈妈转身走向卫生间,「妈妈去洗澡了。」
    我抑制住沖进卫生间的冲动,回到房间,从隐秘处取出两件东西,刚刚那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和另一双破了几个洞的黑色连裤袜,尤其是裆部的那个大洞,十分的显眼,我一一轻抚过,仿佛抚摸女人柔软美妙的身体,内心涌起一阵阵难言的快感,是痛苦,是酸楚,还是扭曲的快意,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是无法回头了,同样,那个视频里的女人也无法回头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妈妈已做好早餐,吃完早餐,我和妈妈一起去学校,我不在妈妈的班上,我在9班,而妈妈是12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我家离学校很近,几分钟就走到了,一路上嗅着妈妈身上迷人的馨香,我却不敢流露半点。
    到了学校,我和妈妈分开,看着妈妈被紧紧包裹,随着步伐微微扭动的翘臀,我觉得无论是男人还是男孩都会忍不住的。
    进了教室,我趴在桌上,因为身高的关係,我坐在第二排,我的同桌是个与我一样的小矮个,比我还内向,正在那低头看书,我也懒得理他,打开一本书,自顾自的发呆,最近一连串的事情给了我极大的刺激,也让我的心态变得彻底扭曲沈沦。
    中午放学,我独自一人走向食堂,因为现在就我和妈妈两人在家,所以我们中午都不在家吃饭了,我去食堂,妈妈和别的中午不回家的老师一起吃饭,吃完饭她们一起活动,偶尔会有特殊活动,这是我偷偷跟蹤观察得来的,当然还有更确凿的证据,但想到那些,我唯有苦笑,因为将这些东西提供给我的人,也如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一切,让我完全提不起反抗的意念。
    吃完午饭,我的内心蠢蠢欲动,虽然妈妈活动的时间不固定,但我总是忍不住窥探的心思,已经大致了解妈妈活动範围的我,不费力气的找到了妈妈,远远看去,刚吃完饭的妈妈正和另外两位女老师一起有说有笑的向办公室走去。
    我知道今天没有活动了,实际上,如果真的有活动,我也是难以窥探到的,关于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
    妈妈和那两位同样漂亮迷人的女老师消失在了楼梯口,我怅然若失的转身离去。
    无处可去,我回到家中,打开电脑,电脑里有两段视频,除了昨天刚得到的一段,还有一段稍早得到的,这一段时间比较短,只有数分钟,我再次打开视频,画面里,同样的女人,正跪在一个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的面前,看背景是一个办公室,女人虽然一直低头吞吐着男人的肉棒,但仍可一眼认出正是昨天那段视频里的女人,女人一边吞吐着男人的肉棒,一边用芊芊玉手揉捏搓弄着,嫺熟的程度表明这不是第一次了。
    我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高涨的欲火,我可不打算中午再来一次,刚刚点开,只是实在忍不住,回味一下。
    下午上课,我勉强听了个大概,我们这不是重点班,普通班,老师也不会要求特别高,只是妈妈虽然不直接天天盯着我,但总会定期和老师沟通了解我的情况,而得到妈妈请求的老师们总会对我额外关照,所以我是一分钟的课也逃不了,包括晚自习。
    以前吃饭都是在家,可随着爸爸长期出差在外,妈妈又越来越忙碌,不仅中饭,晚饭也是自己解决了,吃完晚饭,照例是晚自习,今晚一切风平浪静,相较于昨日,妈妈今晚到家比较早,甚至比我还快一点,这才是正常,昨晚嘛,想到这,昨晚的一幕浮现于我的脑海。
    下了晚自习,走出校门的我忽然看到街对面有人朝我招手,我一愣,再一看,一个让我惧怕而又让我内心生出某种欲望的身影正站在那,我走过去,低着头,一声不吭,那人嘿嘿一笑,递给我一个小袋子,「回去再打开,你会喜欢的。」
    我僵硬的接过,再抬头,那人已经离开。
    回到家,打开袋子,一个u盘,另外便是那条让我沈迷的原味内裤了。
    想到这里,我一边痛恨自己的软弱无能和扭曲心理,一边内心又不可遏制的产生了一种变态的快感,想到那个我熟悉的女人被一个男孩压在身下玩弄,尖叫高潮,甚至嫺熟的为男孩口交,沈迷在欲望之中,我的肉棒又逐渐硬了起来,糟糕,晚上又睡不着了。
    既然睡不着,我又开始会想起之前的事情了。
    短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多件事情,让人千头万绪,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我亲眼看到妈妈在别人的胯下婉转承欢,被干的高潮叠起。
    那是我确定妈妈出轨和多次跟蹤无果后的一个週末,妈妈表示要去学校加班,但却精心打扮化妆,对妈妈一举一动都无比关心的我,自然全都看在眼里,也随后出门了。
    吸取之前的教训,这次我先一步来到学校,一路跑上楼,却意外的发现妈妈办公室并没有人,而妈妈告诉我今天要和别的几位老师一起加班的。
    早有怀疑的我心中咯噔一下,但依稀又有某种期望,我在楼上找了个视野好的位置向下张望,今天是星期天,学校是真的没什么人,偶尔一两个人影晃过。
    我仔细的观察着,过了一会,看见妈妈远远地走了过来,我有点心虚的躲起来偷偷张望,妈妈居然没有走向办公室,而是转向了另一处楼梯口,我愕然不已,妈妈这是要干什么。
    我急忙下楼,追了过去,等我到了这栋楼下,已没了妈妈的身影,但就这么两三分钟,妈妈一定还在附近。
    我开始逐层楼找了起来,这边都是学生教室,一眼扫去,空无一人,很快我就到了倒数第二层,顶楼只有一间教室,用来上音乐课的,楼道里有铁门把守,此时门是关着的,妈妈会去哪呢?我抱着最后的希望,一步步走到铁门处,然后我发现了问题,铁门被关上,却未被反锁,我颤抖着将手从栏杆缝隙处深入,从里面打开了锁。
    铁门长期被使用和保养,开门时发出的声音很小,但我听到耳中却如惊雷一般让我浑身一哆嗦。
    将门悄悄关上,我上到了顶楼,到了顶楼,我听见从旁边的教室传出隐隐约约的声音,不大,却让我头晕目眩,因为那低低的女人呻吟声让我觉得如此耳熟。
    我一步步缓缓挪到教室门口,大门紧锁,旁边窗帘紧闭,此时听里面的声音已经清楚不少了。
    妈妈那娇媚的呻吟声让看过不少A片的我一下子颤抖起来,而另一个偶尔响起的声音却让我大为惊异。
    我本来以为妈妈是和校领导又或者是某位老师偷情,当发现妈妈来了这里,我就更倾向于是某位校领导了,因为音乐老师可没有男的啊。
    但此刻里面响起的,却是一个和我岁数差不多大的少年的声音,「林老师,你这下面小穴又紧又嫩,夹的我好舒服啊,真想不到你的儿子都和我一样大了。」
    回应他的是妈妈更加娇媚的呻吟声和更强烈的肉体撞击声。
    我心如猫抓,却没有半点胆子沖进去捉姦,前段时间家里的变化已经让我明白,妈妈可能不是简单的偷情,沖进去极有可能会把整个家都毁了。
    内心传来的不可遏止的冲动让我急的团团转,里面那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无疑说明妈妈正被一个男孩真刀实枪的操干着,而这个男孩极有可能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想到妈妈正被自己的学生压在身下狂操,本该愤怒的我内心却涌起阵阵扭曲的快感,下身渐渐挺立,在裤子上凸起了一大块。
    忽然,我惊喜的发现窗户没有关严,边上有一个二指宽的缝隙,我哆嗦着将手指伸入,悄悄地将窗帘拉开一条微缝,弯着腰,一只眼睛凑了过去。
    眼前淫靡的一幕让我血脉喷张,妈妈正双手扶着黑板,肥臀高高撅起,裙子从后面被掀起,内裤都没有脱下,直接被拨到一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孩正站在妈妈身后,巨大的肉棒不断进出妈妈的小穴,带出股股淫水,妈妈偶尔会转过头来和少年亲密接吻,虽然因为角度的关係只能看到小半张脸,但仍能察觉妈妈脸上惊人的媚意。
    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不断摇晃着雪白诱人的大屁股迎合着自己学生的抽插,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只手慢慢的深入到胯下,开始套弄起来。
    可能是妈妈此时的姿势比较耗体力,也可能是这个男孩给妈妈带来了巨大的快感,妈妈很快就尖叫着软了下去,完全靠那个男孩托住支撑,看着那具不断颤抖的美妙胴体,我知道妈妈被干到高潮了,从没经历过如此刺激的我一个哆嗦,全射到墙上去了。
    我另一只手紧紧扒住窗户边框才让自己没滑到地上去,不过这样也看不见里面了,只能听见那男孩低声淫笑,「林老师,你的体力不行啊!」妈妈没出声,只是一个劲的喘息,里面的男孩明显没有满足,不等我缓过劲,里面已经再次响起了妈妈被操干的声音,「林老师,你这对大奶子又白又软,真是玩不腻啊。」
    我休息片刻,再次悄悄掀开窗帘,果然妈妈此刻整个人趴在讲台上,头无力的垂下,埋在手臂之间,男孩在背后不紧不慢的抽插,一下下极为用力地深入,妈妈被干的直哼哼,一对又大又白的乳房,正被男孩握在手里肆意玩弄。
    这下我总算看清男孩的脸了,有点面熟,但不是我们班的,也不是妈妈班的,这两个班的人我熟悉,似乎是一个年级的,忽然我脑海中灵光一闪,知道这个男孩是谁了,王安,我们这个年级的前几名,诸多老师称讚的对象,据说家里人是教育局的领导,甚至更大。
    再联想到家里最近发生的事,我的手脚一下子冰凉,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妈妈会被这个男孩压在身下肆无忌惮的玩弄了。
    我呆呆的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脑海一片空白,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做出反应,等到妈妈低吟着被身后的男孩内射高潮,我也再一次射了一墙的液体。
    连续的巨大刺激让我委顿在墙角,里面似乎也在休息而毫无动静,过了片刻,里面传来啪的一声和妈妈的一声轻呼,「林老师,来替我清理吧。」
    接着传来坐下的声音,我勉强起身,又一次偷窥起来,我从未想过妈妈会如此的顺从,如此的毫无尊严,男孩坐在一张椅子上,妈妈正跪在他面前,伸出香舌灵巧的替男孩清理肉棒上的秽迹,看那嫺熟的程度只怕已经有多次经历了。
    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更加不敢置信,妈妈居然把那些汙秽全数吞入口中咽下,男孩对此也很满意,伸出手抚摩着妈妈的秀髮,「林老师,你真是越来越听话了。」
    妈妈抬起头泛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眼看妈妈替男孩清理完毕,也不知两人会不会出来,我急忙转身向楼下跑去,小心翼翼的关上铁门,我一口气跑到楼下,躲到一个拐角处,瘫坐在那儿大口喘着粗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隐约听见有高跟鞋的声音远去,可能是妈妈离开了吧,我慢慢站起来。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不等我做出反应,来人已经到了我的面前,一个巨大的阴影压了过来,我抬起头,顿时呆立当场,脑海一片空白,来人竟然是刚刚那个男孩,我浑身哆嗦,想愤怒,愤怒不起来,就宛如一只待宰的羔羊,王安微笑着,「怎么样,刚刚看的过不过瘾?啧啧,墙上那么一大块痕迹,我还要找人清理呢。」
    我彻底懵了,他怎么会知道。
    「奇怪吗?不是我故意放你进来,你以为就凭你能看见这刺激的一幕吗?」王安笑容不变,话语却比恶魔更可怕,「看见自己的妈妈被自己同学玩弄操干的感觉如何?看你的反应,是很刺激啊。」
    我想反驳,却完全不知如何反驳,我的内心却是充满了难言的扭曲快意,「来,给你看一眼。」
    我一愣,看着王安转向我的手机萤幕,下一刻,我满心的绝望,画面里的我正弯着腰躲在窗边,一只手拨开窗帘,一只手在胯下握着肉棒快速套弄,要多猥琐有多猥琐,无比的丑陋,「哼,知道你要来,我就安排了点小东西,你的注意力都被教室里发生的一切所吸引,当然不会注意走廊的另一端有这么个玩意了。」
    王安低笑道,「要给你妈妈看看吗?你看她,她看你,一人一次嘛。」
    「不!」我发出垂死的哀鸣,声音尖利而绝望,「不要!」如果被妈妈看见,那就真的完了。
    到了最绝望的时刻,我反而有了一丝清明,「你……你想要我做什么?」「聪明,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就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这么美妙的女老师,我还没玩够呢。」
    侮辱的话语却让我内心起了异样的波动,接下来的话更让我意想不到。
    「看你今天的表现就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孩子啊,对自己的妈妈有想法,是不是?」我抬头想否认,面对王安那双充满笑意的眼睛却说不出半个字。
    王安拍拍我肩膀,「按我说的做,保你无事,而且还有好处哦。」
    说着给了我一个小袋子,「回家去吧,你会喜欢的。
    以后还会有更精彩的啊。
    哈哈!」笑声随着王安的离开远去。
    我浑浑噩噩的回到家,妈妈还没回来,我沖进房间,打开袋子,里面的东西让我吃了一惊,一条性感的黑色连裤袜,展开来皱皱巴巴的,上面还有几个破洞,尤其是裆部的那个大洞,分外显眼,我记得妈妈就有一模一样的连裤袜,我顿时心中波动起来,裆部附近那些已经乾涸的痕迹无疑说明她的主人曾经经历过怎样的战况,一想到妈妈被王安扯破裤袜,强行插入,而且有可能是在学校这种神圣的地方,我的欲火又重新涌起。
    我三两下打开电脑,将另一样东西,一个U盘插入电脑,里面果然是一段视频,时间比较短,只有几分钟,妈妈正跪在王安的面前,看背景就是妈妈的办公室,妈妈一边吞吐着男人的肉棒,一边用芊芊玉手揉捏搓弄着,嫺熟的程度表明这不是第一次了。
    虽然同样是刺激非常,却不是我最想看到的真刀实枪的操干,我不禁大失所望,又想起了王安最后的话,「还有更精彩的啊。」
    我忍不住拿起黑色连裤袜裹住了自己的肉棒,脑海里浮现出刚刚教室里妈妈被干的高潮叠起的一幕幕。
    直到不知何时,我才慢慢入睡。
    第二天早上,精神不振的我被妈妈教训了几句,但不知内情的妈妈绝对想不到我失眠的原因,只当我学习压力大,所以批评完了又宽慰鼓励我几句,我低着头唯唯诺诺,到学校分开,我才抬起头看着妈妈曼妙的背影,我的心态已经开始发生变化,除了那些视频带给我的巨大的刺激和诱惑,我的内心也有欲望在涌动,我也想要发洩,发洩的目标自然是我心心念念,朝思暮想的那个女人。
    可是我不敢,我怕被发现,无论被谁发现我都会怕,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只能想想,但是事情很快就有了让我意想不到的巨大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