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10章 更多>>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10章

    时间:2018-02-09 真的多亏了地藏王,否则洪某这条命就算玩完了,条子出动了很多人,看来是要将咱一网打尽啊……」洪钧说道。
      「洪老弟,以前我卓锦堂误会了你,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卓某在此向你说对不起了,以后咱们同心协力,东山再起……」
      「有藏爷在,我们一定可以重拾山河……」洪钧激动地说。
      「好了,看到你们两家冰释前嫌,我也很高兴,就算这次有所损失也是值得啊……」藏爷拉着两人的手说道。
      「咦,锦堂兄你还带了家眷吗?怎么有这么多女人……」藏爷发现卓锦堂的手下还押着几个女人,不禁笑问。
      「呵,说来话长,我有今天,说来还是拜她们所赐,以后再慢慢说与你听……」卓锦堂说道。
      「嘿,这几个女的长得还真标緻,老兄你真会挑人啊……哈哈……」洪钧笑道。
      「这船上的日子难熬得紧,有了这个如花似玉的美人,锦堂兄就不用担心发闷了……」
      「藏爷这是哪的话,你要喜欢随便拿去用就是……」
      「哈哈……」
      当下藏爷摆下宴席与洪钧,卓锦堂压惊洗尘。
      「藏爷现在有什么打算……」酒过五巡后,洪钧转入正题。
      「我这次虽然全身而退,但多年打下的江山看来要毁了,真心寒啊。兄弟们为我出生入死,我洪钧竟一人偷生,实在是无颜见人啊……」洪钧不胜感伤。
      「老弟不必担心,我说过卓某会与你东山再起,共谋大计。鼎盛虽然没了,但我的大部分资产是存在国外,所以还不至一败涂地,放心吧,世界这么大,还愁没有我们的天下吗?」卓锦堂道。
      「我现在先和两位到我印尼的基地暂避一下风头,现在印尼比较乱,华人的地位很差,政府和大陆的关係也不是很好,那里的法律制度对我们应该比较安全的。」藏爷说道。
      三人边饮边谈,共图日后大计,不觉已近傍晚。
      「这次全仗藏爷的帮忙,卓锦堂老命得以留存,真以无以为报啊,来,卓某再敬藏爷一杯,」卓锦堂举杯道。
      「来来来……我也感谢藏爷的大恩,洪钧这条命是藏爷所救,日后誓效犬马之劳,我也敬藏爷一杯,祝你老万寿无疆……」洪钧也举起酒杯。
      「呵呵……那里的话,此等小事何足言报。对了,锦堂啊,不知振邦世侄的案子审得怎样了……」藏爷关心地问。
      「多谢藏爷的关爱,振邦命薄,这次看来难逃厄运了……」卓锦堂念及儿子不禁闇然神伤。
      「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洪钧说道。
      「听那个女法官说省高院已维持了原判,并已报最高人民法院最后核准执行死刑,看来大局已定,也该我卓锦堂命苦临老没儿子送终,唉……」
      「女法官?……就是你一起带来的那个穿法院制服的女人吗?」洪钧问道。
      「对,就是这个女人,她是省高院主审这单案的审判长,条子把我们包围的时候她和那些女人正好到我办公室里闹,老子想想万一跟条子博起火来也好有个人质什么的,就把这几个臭三八带上了,等老子安定下来之后一定慢慢整治整治她们,以洩我心头之恨……」卓锦堂不说尤可,一说起这帮女人不禁怒上心头。
      「呵呵……原来如此,卓老弟真有艳福啊……哈哈……」藏爷笑道。
      「那是,这海上的日子可闷得紧啊,……就不知锦堂兄肯不肯拿出来与大家共享啊?……哈哈……」洪钧高声笑道。
      「洪老弟哪里的话,经此一劫,你我还有洪爷已如一家人了,有什么不能分享的,何况是这几个死不足惜的臭女人……」卓锦堂道。
      「不过我看那几个女人却不一般啊,特别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女法官,看样子倒很清高啊……」藏爷说道。
      「不错,这个三八最为高傲,自恃是什么大法官对我们这种所谓生意人最看不起。真想好好教训教训她……哎……藏爷,我听说你对调理女人可有一手啊!是不是给我们露上几招……」卓锦堂媚笑道。
      「呵呵,早就听说藏爷在这方面很有造诣,难得锦堂兄开口,藏爷就露一手吧……' 洪钧说道。
      藏爷是个对日式调教很有研究的sm爱好者,卓锦堂和洪钧早有所闻,而且藏爷是他们日后东山起的财神爷和保护神,当然要奉承一下。
      「两位过奖了,造诣说不上,只是一种爱好罢了。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倒是一种新的尝试……哈哈……」藏爷笑道。
      「呵?愿听其详……」卓锦堂马屁拍对了头,便乘兴追问。
      藏爷用手摸着下巴,饶有兴致地说道:「现在的sm和调教,其对像一般都是自愿者,也就是说这其实只是一种有sm倾向的爱好者之间的活动,被调教者其实一早就在内心接受了这种以受虐为乐的活动形式,对此是不反感的。
      但如果要对一个完全没有这种倾向的人实施这些东西,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首先,被调教的人会在内心中产生强烈的牴触心理,而这种心理的强烈程度又和其身份和自身的心理素颀有关。
      越是有地位有名望的女人,她的佔有慾是比普通的妇女强的,因为她们希望通过自身的成就为他人树立一种典範,她们渴望挑战男权社会的种种不良习俗,虽然她们表面上装得很谦恭,但其内心的权力慾是很强的,其心理素质也是一般社会阶层女性不能比的。
      当然,这是得益于受过良好的教育和其自身过人的智慧。尤其是学法律的人,心理素质和逻辑思维能力极强。
      其次,就是这种女人的价值观是不易受客观环境的变化而改变,她们的心理抵抗能力是很强的。
      而作为一个调教者不能只用强暴力的手段去征服,因为如果这样的话,好比把一个完美无缺的瓷器打烂,到时虽然它已属于你,但已经是一堆上等的名贵碎瓷片,完全失去了欣赏价值。
      所以,要真正的把一个高贵的女人征服,要从肉体和身心同时入手,要彻底摧毁其心理防线,把她的肉体变成其精神的附属物,这才能算得上是一项完美的改造工作。当然,这对一个调教者来说既是挑战也是乐趣。」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藏爷不愧为个中高人,什么时候给我们演示一下……」洪钧道。
      「好,既然如此,现在就开始,也好给藏爷你助助酒兴……哈哈……」卓锦堂大笑道。
      「那几个女的都吃过了吗」藏爷问他的手下。
      「已经用过餐了……」
      「唔……好……既然两位都有此雅兴,我也手痒了,…把她们带上来……」藏爷命令道。
      「是……」手下的人得令而去。
      「那个女法官叫什么名啊,其他几个是做什么的……」藏爷问道。
      「叫韩冰虹,其他几个都是干法律一行的,有一个是条子的卧底……」卓锦堂道。
      「嗯……不错……我看这个女法官性子烈着呢,得一步步来啊。」藏爷开始磨拳擦掌。
      不一会,藏爷的手下押着叶姿和韩冰虹等人来到船舱的大厅。
      「卓锦堂,你这个卑鄙小人,你要把我们带到哪去,赶快放了我们,你是逃不掉的……」韩冰虹一见卓锦堂便骂了起来。
      「果然是个辣货,……」藏爷心里暗道。
      「臭婊子,信不信老子把你扔下海喂鲨鱼……」卓锦堂喝道。
      「把她的衣服扒下来……」藏爷对手下说。
      「放开我……你们这帮贼寇,……不要……」韩冰虹用力地反抗。
      一名手下用力地抓住韩冰虹的头髮把她的向后一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