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欠干的女儿和妈妈 更多>>
 

    欠干的女儿和妈妈

    时间:2018-02-09 Eric依照约定在吃过了中饭之后,就往老师惠芬家里去。惠芬帮他开门的时候,先是只略略打开一条缝,躲在门后看清楚是Eric,才解下门鍊,让他进来。
    Eric踏入客厅,发现原来惠芬穿着一袭粉红色的薄纱睡衣,短短的只盖到屁股,里面是一套鲜红色的新潮内衣裤,她快乐的扑到Eric怀中,像小女生一样的跟他撒娇,Eric轻易地将她抱起,走向楼上的卧室。
    她们郎有心妾有意,互相爱抚诉情,耳鬓厮磨,然后老师和学生就云雨起来。几番肉搏缠斗,即使惠芬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还是被Eric整治得服服贴贴,连连求饶。俩人心满意足之后,躺在床上搂一起,说着甜蜜的话语,不知不觉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楼下隐约传来断续的钢琴声,惠芬朦胧地醒过来,看了看腕錶,下午四点半,记起女儿小美今天要上钢琴课,听这声音应该是小美放学回家,钢琴老师也来了。
    小美的钢琴老师,是惠芬大学同学的丈夫,和他们家也都蛮熟悉的,惠芬望着还沈睡着的Eric,心想要是被同学的丈夫他发现自己偷人就糟了。所以就躲在房间里不出去,等他上完课大概很快就会离开,她顺手取过床头的一本书来,随意的读着。
    后来钢琴声停下来了,惠芬觉得奇怪,看时间最少还有半个小时的课程才对啊,她又等了几分钟,客厅依旧没有丝毫动静,她便想出去瞧瞧。
    惠芬可不敢穿着那袭薄纱走出卧房,她找出一件不透明的睡袍披在身上,轻轻打开房门,然后慢慢的走到书房那边,偷偷往客厅里钢琴的角落看去。
    不看还好,一看她差点惊叫出来。
    她看见那钢琴老师坐在琴椅上,光着屁股,长裤和内裤都脱到脚跟,挺起一根细细长长的鸡巴,小美跪在他面前,张开小巧可爱的嘴唇,将龟头含住,吞吞吐吐的在吸吮,她还用双手握着肉柱,一上一下套动不停。
    女儿小美熟练的样子,表示他们俩人恐怕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勾当,今天可能是以为自己外出不在家,才会大胆的在客厅就搞起来。看着只有十五岁的小美,嘴儿吃着鸡巴,一脸骚媚淫浪的表情,正癡癡的望着她的钢琴老师,惠芬彷彿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不禁摇头叹气。
    「该死,这小赔钱货!」惠芬暗骂着。
    她怕被楼下的俩人发觉,蹲低了身子躲在栏桿边,注意她们的进展。
    「叔叔。」小美叫她的老师,因为他们两家相熟,所以小美都叫他叔叔。
    「叔叔,」小美问:「舒不舒服啊?」
    「很舒服,」那叔叔说:「小美真棒,真会舔。」
    小美擡起头来,双手继续的套他的鸡巴:「如果妈妈来帮叔叔舔,叔叔一定会更舒服。」
    惠芬听她忽然扯到自己身上,有点莫名其妙。
    「嗯……」那叔叔也问:「嗯……为什么呢?」
    「我常偷看到妈妈帮爸爸舔,」小美说:「妈妈很会舔呢,爸爸都一下子就很喘很喘,然后就喷出那种白色的尿尿,然后妈妈会把那些白白的都吃掉……」
    那叔叔听小美讲她父母亲热的事情,鸡巴更硬得像铁棍一样,惠芬看到了,心头不免碰碰乱跳。
    「然后呢?」他问。
    「有时候,我看见爸爸会将鸡鸡插到妈妈的尿尿的地方,」小美说:「然后一直动来动去,妈妈就会大声叫,还会叫爸爸是哥哥,呵呵……」
    「死丫头,以后妳就晓得厉害!」惠芬听她向老师描述自己和老公作爱的经过,不禁满脸羞得通红,心中骂个不停。
    那叔叔向小美询问惠芬的身体特徵,小美常跟妈妈洗澡,就一一告诉他。
    乳房有多大啦,乳头乳晕什么颜色啦,屁股长怎样啦,阴毛茂不茂盛啦,小穴穴是什么形状啦,通通说得很清楚。
    「叔叔是不是喜欢妈妈?」小美突然问。
    那叔叔愣了一下,然后点头承认说:「喜欢。」
    「叔叔想不想插妈妈?」小美又问,那叔叔和惠芬都吓一跳。
    「这骚妮子连妈妈都要出卖?」惠芬想。
    那叔叔看着小美将自己鸡巴撂的又美又爽,忍不住说:「想……叔叔想插妳妈妈……想了十几年了,天天都在想……」
    「那又不敢来插……」惠芬埋怨着:「却去玩我女儿。」
    小美说:「妈妈很可怜,每次都被爸爸插出很多尿尿,然后爸爸就软软的睡觉,妈妈只好用手直在尿尿的地方一直摸啊摸的,……如果叔叔去插她,她有爸爸和叔叔一起帮忙,一定很舒服……」
    「啊!」惠芬想:「原来是心疼妈妈来的,乖女儿。」
    她听着女儿说她自慰的情形,禁不住将手摸进睡袍里面,对着穴儿扣动起来。她又看向楼下,小美低头含住鸡巴在吃,所以不说话了。那叔叔闭着眼睛在享受,大概也在幻想如果真的干上女孩的漂亮母亲,会是多爽的事,正微微的笑着。
    惠芬认识这男人也很久了,印象其实不错,她相信他说想插她是真的,她所认识的男人有哪一个不想插她的?她正思索着怎样处理这件事情,楼下已经传来他「哦……哦……」的声音,惠芬再看,一股又浓又多的精水正纷纷喷在小美的脸上、脖子上和衣服上。
    小美抽来几张面纸,帮自己和老师擦去汙渍。
    惠芬打好了主意,悄悄的溜回房间,故意弄出一些声音出来,她相信她们在客厅一定听得见。果然不久之后,客厅又传来钢琴的音乐声。
    惠芬打开房门,朗声问:「小美!是妳吗?」
    「妈,是我!」小美说:「我和叔叔在上课……」
    「庆泉,你来了……」惠芬礼貌上跟那叔叔打招呼,又吩咐小美说:「小美,妳上来一下。」
    小美蹦蹦跳跳的跑上楼梯,惠芬在房门口等她,将她拉进卧室里面。小美一进来看见床上躺着光溜溜还在睡觉的Eric,傻傻的看着母亲,母亲却板起脸孔,低声责问她说:「小美,妳刚才和叔叔在作什么?」
    小美一下子不晓得要怎样回答,心慌的低下头,嗫嗫不止。
    「妳和叔叔在作坏事,对不对?」
    小美红着脸,点点头。
    「小美,」惠芬坐到床上,将小美拉到跟前:「妳不乖哦,妈妈要处罚妳……」
    小美担心的看着妈妈,惠芬又说:「妳看到Eric哥哥没有?」
    小美转头过去,Eric正仰天睡着,一根大鸡巴正顶天立地,就像打算要去征服谁一样。
    「唉呀!」小美掩口说:「Eric哥哥好大啊!」
    「是啊,我现在要罚妳,像舔叔叔一样的舔他。」惠芬说。
    「可是……他那么大……」小美说。
    「不管,上床去!」
    小美只好乖乖的爬上床,跪到Eric身边,还不时回头看着妈妈,惠芬作了个手势要她快吃,她只好弯下小小的身体,双手捧住Eric的鸡巴,张嘴含着龟头。
    小美嘴儿小,只能刚好含到一半,其他的就进不去了。纵使如此,Eric还是被爽醒过来,他睁眼看见惠芬笑瞇瞇的站在床缘,在为自己舔阳具的,居然是她的女儿小美,Eric一时糊涂了。
    「小美乖乖的吃,要舔到Eric哥哥舒服为止。」惠芬命令着。
    小美擡起头,问:「就是喷出白白的那个?」
    「对!」惠芬说,然后她凑嘴到Eric耳边告诉他:「让这丫头舔妳,别让她出房间,等我回来,你也别欺负她,我女儿有什么差错唯你是问。」
    Eric收到诡异的任务,奇怪的看着惠芬,她却笑着开门出去了。
    惠芬赤脚走下楼梯,叫了声:「庆泉。」
    庆泉因为小美被叫上去,就坐在沙发上翻着杂誌,反正他们都是多年的老朋友,就也不起身,看着惠芬走过来,她踱到庆泉旁边坐下,两脚交叠,那睡袍免不了会向两旁滑开,于是露出雪白的大腿,光滑细緻,浑圆修长,庆泉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巴不得能在上面摸一摸。
    「惠芬,」他不安的说:「我以为妳不在……小美呢?」
    「在楼上!」惠芬说:「庆泉,我有事问你……」
    她说着,并且往前倾了倾身体,手肘架在椅背上,庆泉的眼睛就更不自主的往那睡袍的交叉领里面看进去。
    天啊!她一对又肥又大又白又嫩的乳房,吹弹得破,正晃攸攸的荡来荡去,他发现她没穿内衣,甚至可以看到一点点乳晕所透出来的颜色,红红黯黯的,两乳之间还有一道迷人的可爱乳沟,往下不知道会伸沿到什么神秘的地方,他真要晕眩了。
    「什么事?」他乾涩的吞着口水。
    「我想问你……,我们,认识多久了?」
    「唔?」庆泉没料到她有此一问,想了想说:「十……十四、五年了吧!」
    惠芬望了他一会儿,突然问:「你喜欢我,对不对?」
    庆泉狼狈极了,一时间仓惶失措,无言以对。
    「你刚才在看我的胸部?」惠芬挺起胸问。
    庆泉不敢否认,也不敢承认。
    惠芬慢慢将领口打开,直到两颗乳房都完全裸现,庆全看得都呆了。
    「好看吗?」惠芬问。
    「好看!」庆全说。
    「好看你还在等什么?」惠芬生气的说:「你这没用的男人,我都这样子了你还愣在那里,难道要等我来强姦你吗?」
    庆泉一下子回神领悟过来了,恶虎扑羊的将惠芬抓住,惠芬「咯咯」的浪笑起来。他将惠芬的睡袍用力一扯,才发现,原来惠芬不只是没穿内衣,她是里面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穿。
    那睡袍掉落在地上,惠芬大方的斜靠在沙发上,对庆泉说:「美吗?」
    庆泉点点头,惠芬又说:「舔我!」
    庆泉伏过来要吃她奶头,她阻止说:「不是这里……」
    她指一指底下,说:「这里。」
    庆泉没想到她居然要得这么直接,不过他当然也很乐意。他曲膝一跪,将头埋在她的腿间,张嘴吻到她的阴户,为她舔舐起来了。惠芬和Eric作完爱之后并没有洗澡,所以那地方自然百味杂陈,庆泉不知道其中尚有典故,仍然像狗一样的吐长舌头,很兴奋很有趣的吃着。
    「嗯……嗯……真好……」惠芬说:「死男人……偷爱人家……啊……啊……不敢说……用心点……哦……我要……啊……帮我女儿报仇……啊……舔用力一些,嗯……吃在小豆子上……哦……对……啊……」
    庆泉听她的浪语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她是看到也听到他和小美的事情,怪不得浪劲大发,跑来勾引自己。
    既然一切都明白了,彼此也无需再客套或假装,他便放胆的把舌头深深的穿进惠芬的阴道,再狠狠的将浪水掏出来,他双手也伸上来摸她的大乳房,并且有规律的揉着。
    「啊……啊……上来……上来……」惠芬忍不住了:「我要……」
    庆泉当然知道她要什么,马上站起来匆忙的脱去所有衣物,然后压到惠芬身上,惠芬伸手握住他的鸡巴,说:「哇!好硬啊!」
    她将鸡巴移正位置,庆泉感到龟头一阵温暖,知道已经就绪,屁股一沈,肉棍顺利的滑进穴里,哇!这穴那么湿那么紧,果然是天生尤物,这一插可说是偿了十数年来的心愿。他立刻抽送起来,惠芬搂着他的腰,还挺动粉臀来帮忙迎凑,让他可以服务得更澈底一些。
    「天哪!我梦想这天已经梦想好久了!」他感叹说。
    「嗯……嗯……真的吗……真的是暗恋我吗……什么时候……啊……就……喜欢我……开始想要……干我啊……嗯……嗯……好舒服……」
    「从认识妳的第一天……」
    「哦……哦……」她笑得好动人:「那为什么……哦……不敢来啊……啊……嗯……我也……对你不错啊…」
    「妳……妳有老公啊!」
    「我现在……啊……啊……仍然有老公啊……哦……」惠芬说。
    「现在……不管了,骚货,不管了,……」庆泉蛮横的插着。
    「啊……啊……好庆泉……好深啊……很美啊……你……好硬啊……真舒服……啊……比我老公……啊……舒服……啊……我爱你……哦……哦……对……不要管……别管他……插我……插我……」
    庆泉听到她的讚美,真是心花怒放,更插得汗流浃背。
    「啊……庆泉……啊……我美不美啊……啊……」
    「很美,妳很美!」他说。
    「嗯……比……丽香美吗……?」她问,丽香就是她的同学,庆泉的老婆。
    「美,美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他也很谄媚。
    「啊……啊……」惠芬十分满意:「哥哥……爱死你了……啊……再插…
    …哦……哦……我……啊……好舒服……啊……妹妹天天都陪你……和你好……啊……啊……真好啊……你真硬……啊……」
    庆泉低头咬住她的乳头,用力的吮着。
    「啊……啊……对……对……是这样……哦……哦……美死了……爽死了……啊……啊……不行……不行……要来了……庆泉……好哥哥……再快点……妹妹要来了……啊……快一点……」
    庆泉第一天当上她的哥哥,当然努力的要做好表现,几乎是拼了命在干。
    「啊……啊……对了……插那里……哎呀……哎呀……要飞了……要飞了……哥哥啊……哥……飞了……啊……啊……」
    惠芬洩了,庆泉被她喊得心旌动摇,跟着就也喷出阳精了。他的阳精还是那么浓那么多,惠芬将他搂得紧紧的,让他吻她的唇。
    俩人温存了一会儿,惠芬说:「哥,……你真好,再跟我作一次。」
    「哇!小美说的是真的,」庆泉说:「难怪妳老公填不饱妳……」
    「快嘛……」惠芬催他:「你说你爱我的……」
    庆泉打起精神,再次扑上她。
    后来她们足足干了三回,他将存货都射得半滴不剩,惠芬才放他起来,庆泉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喘气。
    「幸好我娶的不是妳,否则我也是搞不过妳……」他说:「说不定还会死在妳身上……」
    惠芬躺在沙发上不动,浪浪的笑着说:「你就搞得过你老婆丽香吗?」
    他恶作剧的在她的阴户上又捞一把,说:「最少她没妳骚。」
    惠芬暗想:「是吗?」
    他开始穿回衣服,惠芬将睡袍披回,问他:「下次来还要爱我哦……」
    他将她搂住,亲她说:「我的梦中情人,妳肯给我,就算真的被妳搾光搾死我都愿意。」
    她给他一个媚极的笑,骂说:「贫嘴。」
    惠芬开门送他出去,返身回到楼上,打开卧室一看,Eric仍然光溜溜,小美也依然服装整齐,Eric搂着小美在床上,一起翻着一本书。
    他们看见惠芬进来,小美就说:「妈,Eric哥哥说罚一下就可以了,不用罚到喷那个白白的出来,他正在跟我讲故事。」
    惠芬笑着和他们坐到一起,问Eric说:「真的吗?」
    「真的,真的。」小美抢着说。
    「她这么小,」Eric也笑着说:「别让她吓坏了,将来不敢交男朋友就糟糕。」
    「哗,」惠芬说:「这么好心,好了,这学期的操性你及格了。」
    她又转同对小美说:「小美,今天就原谅你了,可是今天的事都不可以跟爸爸说哦,知道吗?」
    「知道!」
    「好,打勾勾。」惠芬伸出小指。
    「打勾勾,」小美高兴的将两只手都伸出来:「还有Eric哥哥。」
    Eric也和她们勾着,然后一手抱她们一个,各亲吻一下说:「我该回去了。」
    他是该回去了,晚上还有约会呢